【安雷】恋爱星座学

***安雷,校园pa

***雷狮海盗团一个宿舍,安迷修、格瑞、嘉德罗斯、银爵一个宿舍;同班同学;没错,是年龄操作

***有一点瑞嘉???

***感谢百度百科,以及各种关于星座的书



所有的爱情都来源于偶然和误解、天气、温度和湿度,恰当的条件产生爱情,至于这条件是人为制造的,还是行星运动的必然结果,其实都一样。*

==========================================================================

 

如果安迷修是未来派画家,他就可以在白纸上涂满红绿色块以及扭曲的线条来象征心境。他是追求和谐的金牛座,而雷狮的存在完美地破坏了周遭环境的美感。

 

 

【据说雷家三子伴午夜惊雷而生,上升星座落在天蝎座,和你刚好是对宫星座,注定针锋相对。】

 

 

上帝啊,你为什么不一道雷把他劈死呢。安迷修叹了口气,昨天晚上他为了整理各种表格,对着电脑一整晚,上课不过小眯了一会儿,衬衫袖子上就被油性笔歪歪扭扭地画了只猪。其实更像头牛,雷狮把耳朵画得太尖了些,但安迷修觉得以雷狮的尿性,画的是猪。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么大的教室,安迷修总能坐到雷狮旁边呢?

 

以上是夸张的说法,其实这种情况还是挺少见。

 

今天安迷修先去了一趟学生会办公室拿资料,所以是踏着上课铃进来的。嘉德罗斯和格瑞坐了两人座,而他又不想去和银爵坐第一排。然后讲台上的老师一声咳嗽,他一个激灵,在离他最近的空位上坐下来了。

 

“下午好呀,班长——”

他侧头,和雷狮,卡米尔,佩利,帕洛斯十眼相对。

 

 

【对火星之子来说,世上最有趣的事情莫过于挑战和征服。】

 

 

宿舍门一开,安迷修就被迎面而来的冷气撞去了一身暑气。和雷狮相比,格瑞就鲜有火象星座的人该表现出来的特征。他面无表情,缺乏对人的热忱,优点是很冷静,缺点就是太cool了,简直比空调还要管用。

格瑞错开身子让安迷修走进来,他看见雷狮坐在地垫上,咬着一袋牛奶,朝他挥了挥手里的牌。

 

“安迷修就等你了,打牌打牌!”嘉德罗斯飞快地从床上翻下来,赤脚把地垫踩得啪啪作响,一点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谁输了,带一个星期的饭。”雷狮抬了抬眼,眸子是狡黠的神采。

 

然后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安迷修和雷狮分在了一家。连着被对家炸弹轰炸,安迷修握着一手没打出去几张的牌,终于被雷狮煽动起来。

嘉德罗斯和格瑞因此胜得很容易。

“你输了,安迷修,记得一个星期的饭。”雷狮把牌一扔,站起来拍拍屁股,和刚刚来敲门的佩利一行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安迷修:???

 

夏天就是为了杀你才如约而至的。

 

 

【金牛座遇到火星运行轨道和黄道交角形成巴尔蒙克角时,人出生为火逆命。】

 

 

安迷修毫无办法,他像个迷信的傻瓜一样,查了今天的幸运色和幸运物,至少换了五根领带,甚至佩戴了羽豪石*来抵挡雷狮掷出的奥丁之枪。

可惜,永恒之枪,裹挟着闪电,未曾虚发。

安迷修除了埋怨这片九块九包邮的世界树的叶子是假货外别无他法。

现在可以说是这么大的教室,安迷修总能坐到雷狮旁边了,没用夸张的手法。雷狮甚至没有和海盗团坐在一起,独占了一排来等他。而雷狮绘画的水平也提高了,Q版的安迷修倒是像模像样。

 

 

【属于闷骚型的金牛座,一旦真正发火,爆炸的威力不会输给白羊座的人。】

 

 

安迷修生在日子像乱子草一样粉红的春天,太阳落在由金星统治的金牛座。金星是阴性的、温暖的、潮湿的星体,被维纳斯庇护的人向来沉稳,通常对人对事都态度谨慎,所以安迷修先动的手,先不管前因后果如何,这个事实都挺让人惊讶的。

 

先注意到巷子里有人的人其实是嘉德罗斯。

这群小混混里的一两个人他们倒是认识——前几天篮球赛对方的外援,出手黑,安迷修胳膊肘上的伤疤至今碰水还疼呢。而雷狮这种睚眦必报的人,更不会任人欺负,况且他手下的两个人更不是省油的灯。一场球赛下来,虽是险胜,双方都不是很好过。在学校里不好闹大,但梁子算是结下了。

嘉德罗斯撸起袖子就准备上了,他虽没上场,也是亲眼看见有人想要故意踩在格瑞脚踝上的。但格瑞及时拦住了气势汹汹的嘉德罗斯,然后就听见他们一边嚷嚷着要找雷狮算账,一边往巷口走。

因此安迷修出手的时候,格瑞就空不出手来拦他了。

他其实很能打架,只是厌恶暴力。第一拳正中第一个人的鼻子,这哥们当即就嚎叫得死去活来。嘉德罗斯又岂等闲之辈,而格瑞也没真的想拦他。他的鞋子非常坚硬爽快,踢起人来很带劲。

两伙人在黑夜里狠斗,月亮刚升起,像刀子一样闪亮闪亮。

 

小混混们像野兽一样在地上乱爬乱叫。

安迷修他们干的不赖,如果没被后出门,现在站在巷口旁观他们的银爵吓了一跳的话——他脚边还躺着具“尸体”。

 

根据那几个混混的话不难推测雷狮一行人会在这条街上,所以在烧烤店相遇时,安迷修他们反而比雷狮他们要冷静。

 

刚刚打架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衣服上的链子在安迷修脸上划了个口子。雷狮见了新奇地挑了挑眉。

 

“所以你们几个是打了一架?”帕洛斯看着衣衫不整的几人问。

 

“是啊,雷狮,今天得你们请客。”嘉德罗斯潇洒地把外套甩在凳子上,不和雷狮客气。

 

雷狮倒是马上想到了缘由,点头算默认了。

 

一米六三的小酷哥表示很满意,大大咧咧地叫老板来点单。

 

酒过三巡,大家说话也都放肆起来。

 

雷狮不会承认是听到了这一句话喝多了酒。

 

“真想不到你会先出手啊,安迷修。”嘉德罗斯高声说。

 

 

【白羊座靠直觉理解世界,喜欢凭着预感行事,抱着赌一赌的心态。他们宁可听引擎声决定如何飞行,也不想看地图。】

 

 

酒足饭饱后,大家一起回宿舍。雷狮和安迷修走在最后,到楼梯转角的时候,雷狮拉住了安迷修。

 

“怎么了?”

 

雷狮盯着他的脸笑了起来。

安迷修想他大概是要嘲笑他脸上正贴着的绿色卡通OK绷,这是回来的路上便利店里随便买的。

 

【白羊座属于黄道上的第一星座。虽然是个很暗的小星座,它从每年秋末开始出现于东方地平线上,经过冬季,直到春季来临,它还在天空闪烁着微弱的星光,比谁都要张扬自己的存在。】

 

那个夜晚,他和雷狮近在咫尺,两片冰凉的唇贴在一起。

 

雷狮的眼睛里好像可以看见阿尔普78,一个独属于白羊座的漩涡星系。这个宇宙岛横跨10万光年,雷狮大概就是在那里头兴风作浪,现在它们要把安迷修也卷进去了。

原来他的眼睛在月光下是这样的颜色啊,真是不可思议。

 

最后,雷狮还在那个丑得可爱的创口贴上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就摇摇晃晃地走开了。也不管安迷修呆站着,红着脸,像被人送了一朵玫瑰花。

 

 

【“金星”这个词就是,如钻石般闪耀的阿佛洛狄忒。】

 

 

安迷修的初恋梦想本该是温馨浪漫的古典小说,樱花树下的黑长直女孩一低头的温柔,不胜花朵的娇羞。

雷狮的出现并不像是一阵微风,更像是一道晴天霹雳,哪来的杏花微雨!

 

他是一场风暴,气流带着你升空,然后任你坠地。

他横冲直撞,行事从来全凭喜好,和你妈打你一样不讲道理。

他在一个夜晚,用苦涩的吻,轻松地打乱了你的心,酒醒之后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

 

好像一切都是你的自作多情。

 

 

【白羊座抱着拿取战利品的心态谈恋爱。】

 

 

【金牛,在任何问题上都是安全第一。】

 

 

今天和昨天没什么两样,大概后天也没什么不同。

雷狮继续在安迷修的袖子上作画。有时候,安迷修中途醒了,雷狮还没画完,他就直愣愣地盯着雷狮耳后蓝色的发根;有时候,雷狮还没画完,自己也睡着了,在袖口留下一条长长的扭曲的线条来。

 

 

【假如人处于一种不能克服的痛苦中,就会爱上这种痛苦,把他看做幸福。】

 

 

白羊座身上流淌着流浪汉的血液,向来自由,难免放纵。知道恶劣是火星带来的天性,安迷修反而容易原谅雷狮一些。

 

天气并没有因为安迷修的生日而好起来。阴冷又昏暗,一点没有春日的样子,讨厌透了;幸亏没下雨。安迷修看了眼手机上的信息,准备去拿快递。

经过隔壁宿舍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一只手扯住领带,拉了进去。他被雷狮按在门上,门撞

在门框上,整栋楼好像都在晃。

 

 

【但真要离开一个白羊座的男人也不容易,他总在你气的半死的时候做一些很天真,很可爱的事,让你觉得于心不忍。】

 

 

这个本该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小王子,叛逆起来连口味都要和过去作对。他会钟情于一切苦涩的东西,啤酒、黑咖啡和香烟,尝起来永远是金属般的辛辣味道,好像谁都不爱。

 

安迷修的心猛跳起来。

 

柠檬,巧克力和鲜奶油。

一个甜味的吻。

 

“我偷吃了你的生日蛋糕。”

 

安迷修必须停顿片刻,等心回到它自己的胸腔里。

 

事实上,根本没有什么生日蛋糕,那大概是卡米尔今天的饭后甜点。

安迷修不知道最后雷狮是怎么和他弟弟交代的,反正他很喜欢这个敷衍的生日礼物。

 

“我喜欢你。”安迷修的嘴唇碰到了他的脖子,啃咬他的喉结,彼此的气息和欲望都如此接近。

“哼,蠢话。”雷狮抓着他温暖的棕色头发。

 

 

【火星使他们不会很喜欢调情,希望立刻进入战场。】

 

 

呵,战神马尔斯。

 

与其说接吻,不如说是撕咬。先是雷狮的背磕在床梯上,安迷修又撞掉了书架上的几本书,他们还扯下了帕洛斯的窗帘,把佩利的CD踩在脚下。

男人的浪漫是掠夺。

安迷修的滚烫的唇舌落在雷狮冰冷的脊背上。有人敲门的时候,雷狮正坐在书桌上,一条腿挂在安迷修小臂上,一条腿的足尖点地。

 

见没人应声,佩利他们只好拿钥匙。锁舌刚滑出来,安迷修一把抱起雷狮,两人一起摔在门后,粗暴的,门又关上了,把外面的人吓了一跳。

 

“滚远点!”安迷修的瞳孔深不见底,隐隐透出寒意。

 

阴·安迷修你没考驾照还敢开车·茎狠狠地擦过那处,雷狮一身冷汗,在安迷修背后抓出血痕。但他心情却不错,一声低笑从喉间滚出来。

 

因他失态的安迷修值得一个吻。

 

 

【这是星座带给你们的坏影响,不论是金牛还是白羊,占有欲都非同小可。土象星座的人感官欲望高于热情,而冲动和支配更是火象星座的特质。】

 

 

“老大,这是在和安迷修打架?”佩利问。

“别管他俩了,隔壁喊我们去吃烧烤。”帕洛斯说。

 

 

【金牛座喜欢凭第一印象决定喜恶】

 

 

学海湾前种了好大一棵樱桃树,算是校园一景,班导对大一的新生总会如此介绍。

樱桃树很大,枝干弯弯曲曲的,是受过良好照顾的样子,校长也相当宝贵它,不允许学生偷摘它的果实。

“看上去能供好几个人上吊。”安迷修听见一句小声的嘀咕,没忍住笑,回头看见穿着短袖帽衫的雷狮——他深蓝的头发上带一点金黄色,可以和加勒比海相比。

 

这时候安迷修还不知道其人是个恶党,并且以后会把摘来的最酸的樱桃丢给他。

 

这就是第一面了。

樱桃花不比樱花更可爱吗?                                               

 

-END-

【关于星座的一切都是凯莉告诉我的。】


*出自《悲观主义者的花朵》

*在《沃尔松格》中对火逆命的化解为佩戴羽豪石。羽豪石是一种产自德国北部地区花纹像是树叶叶脉为含有锰铁的水晶。传说这种水晶为北欧神话中世界之树的叶子。曾被矮人族用来抵御奥丁之枪。

碎碎念:

啊啊啊啊啊,搜星座资料的时候,越看越觉得安雷好配啊!!!天造地设!!!命中注定!!!

为什么要在光棍节写他们谈恋爱虐自己呢!!!

评论(4)
热度(24)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