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件有趣的事

昨天借了本书,王小波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因为是星期天,图书馆大部分区域都关了,借到这本书是因为它正好放在还书的篮子里的第一本,就像是命运一样,但这不是重点.
上一位或者任何一个在我之前借此书的人,执着于划掉每一个括号里的编者注.这里要澄清的是,这位编者真的很傻x【Mr.王要给你备注王先生,China要告诉你是中国等等诸如此类】没有卖弄的嫌疑,只是什么人会读王小波,或者什么文化层次的人会读书,这位编者真的没有b数吗.
如果他/她【我觉得是个男孩子,从笔迹的深浅来看】没有 孜孜不倦 地划掉编者注,我也许不会在意这件事,但我真心觉得这种人很有趣.
但我觉得要划就划得更决绝一点,不是用铅笔,而是换成黑笔,还要涂黑才好.

评论
热度(3)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