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1)

 海面平静得怪异。

偶尔能听到不知名的大鸟发出的啼叫。煞白的月光照在漆黑的海面上,反射着点点银光。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血色哥特号即将停靠罗亚尔港。

海盗们的天堂。

美酒、女人、奢侈品。

“不好了凯撒船长!”一个戴着黑色绒布眼罩,系着红色头巾的海盗提着大刀,慌张地跑向船头,“不好了,他逃出来了!”

布雅图敛起眉,放下手中的镀金望远镜。

木材腐烂的味道在阴暗潮湿的船舱中弥漫着。黛色的青苔早已攀上了年代久远的墙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跑了出来,他的手上还栓着断裂的铁链,可以看到被生生扯断的痕迹。

一个体型较大的海盗拦住了他的去路。少年没有犹豫,短刀划过那人的咽喉。鲜血泼洒着,溅在少年病态苍白却绝美的脸上,画出一个诡异的符号。高速移动的身形,使他黑色短发张扬的飞舞,血红的眸子仿佛属于残忍的恶魔。

正在猎食的恶魔。

“啊——”一个人从床上摔进了海中。不过几个过分激烈的水花,他便葬身在这加勒比海中,成为海神的祭品,永远地在深处徘徊。

少年向布雅图冲过来,尖锐的刀锋擦过他象征船长的三角帽。

“哇哦。”银白色的刀身折射着布雅图略带笑意的脸。

少年稍稍一愣,又恢复了冰冷的模样。每一击都快速,直逼要害,完全不给对方出击的空隙。

“抓到弱点了——”布雅图的左手绕过少年的后腰,抓住少年的右手,胳膊肘打在少年的胸口。少年改变左手刀路刺向布雅图却被轻而易举的拦截在半空。稍稍用力,少年手中的短刀便掉在船板上。

随之而破碎的还有希望。

“想逃却哪里呢?”布雅图戏谑的靠近少年耳畔低语。那金色的瞳仁宛若黑暗中的两盏明灯。

温热的潮湿感在耳廓停留。红色在少年两颊晕开。

讨厌这种暧昧不清的距离。

“杀气太浓了哦。”布雅图看见少年手腕上青紫色的勒痕,以及正在流血的伤口。大概是在挣脱锁链时留下的。

是用多大的毅力与不甘才能把这铁质的坚硬锁链拉断呢?布雅图不想尝试。

“放开我!”少年的红眸中尽是不悦。

布雅图倒是无所谓的松开手,“话说回来,接受这么多天的拷问,不吃不喝还有力气撑到现在,真是令人惊讶啊。”

“哼,”少年倚在栏杆上,微微闭起双眼。其实早就已经透支了。

“就快到了。”布雅图看着不远处灯火阑珊的岛屿。

少年随着布雅图的话音倒了下去。

                                                      

在不知名的清香中睁开双眼,耳边传来了翻书声。

“醒了?”坐在床边的布雅图合上手中的古书。孩子气的向他挥了挥手。

少年垂下眼帘,如蝉翼般的睫毛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烁着,“我,不会逃的。”

“毕竟你如果跑掉我会很困扰的。况且你知道藏宝图的具体位置,我可不能让你落入其他人的手里。”布雅图眯起狭长的眸子,“罗亚尔港可是个极危险的地方。海盗都是亡命之徒。不是吗?——欧索。”

“其中也包括你,是吗,凯·撒·船·长。”少年撑着手臂坐起来。伤口虽然很细心的处理包扎起来,但还是隐约有些疼痛,“我们还没有熟到叫对方名的程度。”

布雅图轻笑起来,伸手温柔的帮欧索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我只是不太确定该叫你‘扎克西斯’还是——‘斯图亚特’。”

“什么意思?”欧索一瞬间的慌张没有被忽略。

布雅图欺身上前,单手撑在欧索耳边,居高临下的眼神里充满玩味。“维多利亚女王的弟弟曾经在他祖父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张藏宝图。前些日子,有传闻说藏宝图被偷了。守卫那么森严的王宫怎会连一张小小的藏宝图都保护不了。所以只可能是王宫里的人并且是与他最接近的人偷走的。”

“你是他未公开的儿子吧。”

“嗯。算是猜对了一小部分吧。不过不是所谓的在‘祖父的房间里找的藏宝图’哦。”欧索歪过头,邪魅的笑着,“那么——想知道藏宝图在哪吗?”

 

船身一震。

“凯撒船长,船已经靠岸了。”有海盗来通告。

“好。让他们把箱子搬着。”布雅图走向船头看着正在卸货的海盗们。

              

一路上尽是嘈杂声,不时传来酒瓶打碎的声音。几个人在一家酒馆前停下。

踏进酒馆时,欧索皱了皱眉。在酒馆中喝酒的海盗们披金戴银,搂着穿着暴露、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妓女。

布雅图示意两个海盗把箱子搬上楼。欧索跟着布雅图走进了一间卧室。

穿着红色长袍的女人慵懒的卧在沙发上。咖啡色卷曲的头发随意的洒在地上。他的手上握着一支长长的烟斗,轻吸一口,在她的朱唇之间吐出一圈一圈的烟雾来。

“东西带来了。”她问。

两个海盗将箱子搬到女人面前便离开了。

女人起身,饶有兴趣的瞥了一眼欧索,蹲下身子,打开箱子。

是一只死去的人鱼。

“那东西再过几个星期就可以来取了。”女人合上箱子说。

“谢谢了,赛娜。”

赛娜莞尔一笑,走近布雅图,环上他的脖子低语,“这孩子是我喜欢的类型。”

“哦呀,真是令人惊讶。”布雅图看了一眼欧索。

“要好好保护他哟。”赛娜别有深意的说。

“既然是女巫的话,看来不得不重视了。”布雅图的目光里带着狡黠。

“你就是这一点令人讨厌。”赛娜扭着她的水蛇腰重新卧回沙发上,“却又最令女人着迷。”

“欢迎下次光临。”


o
评论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