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3)

天,开始下雨。

火光随着风跳个不停。

将近黎明的时候,欧索有些疲惫地睁开眼睛。山洞里只有他一人,熄灭的火堆还有一些微弱的火星。

欧索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活动活动僵硬的四肢,走出山洞。

清晨的空气非常清新,夹杂着泥土的芬芳。

“好些了?”布雅图捧着一堆水果走了过来。

欧索点点头,接过布雅图扔过来的野果子。

很甜。

“那么,可以告诉我藏宝图在哪儿了吗。”

欧索没有说话,伸手解开衬衫的纽扣。

“喂,我对男的不感兴趣。”

欧索白了对方一眼,“很遗憾,我的性取向也很正常。”欧索转过身,在他的背部有只蜘蛛的刺青,几乎占了背部的二分之一。

布雅图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伸手触碰欧索白若凝脂的皮肤。欧索因那冰凉的触感而一颤,没有拒绝。

“藏宝图给你了,找不找到宝藏就是你的事了。”欧索面无表情的重新穿好衣服,“做为回报,你不能把我的真实身份泄露出去。”

“真是狡猾,把藏宝图刺在儿子身上。”布雅图找了个空位坐下来。

“就是因为这东西,我才被他幽禁在城堡里。”欧索的眼神中充满落寞。

“所以才逃出来?”

“可是很不巧被你抓到了。”欧索一脸深仇大恨的看着布雅图。

布雅图轻笑起来。

“找到宝藏了,你会干什么?”

“喝酒,找女人……”布雅图板着指头数了起来。

“无聊。”欧索白了眼布雅图,“真是看错你了。”

“那在你眼中我是什么样的?”布雅图反问。

欧索一时没有回答出来。

“喂,前面是不是有船来了!”布雅图激动地拍了拍欧索,“是血哥特!”

“很可惜,他们看不见我们的。”

“有枪吗?”布雅图问。

“有。但不知道能不能用了。”欧索递过去一支精美的贵族用枪。

“试试吧。”布雅图向空中打了几枪。

血哥特闻声向他们驶了过来。

“船长!”那海盗欣喜地叫起来,喜悦的表情在他蜡黄的脸上洋溢着。

“只剩下你一人了吗,派克?”布雅图登上船,满地的鲜血刺伤了他的瞳。

“嗯。我在一个箱子里睡着了,起来就是这副模样了。”派克语气很悲伤,毕竟那都是他十几年的伙伴。

“都是因为我。”布雅图自责道。

“别这么说,就算我躲在箱子里也听到船长你和黑胡子的话,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好船长。”

“别说了。在怎么说都是我抛弃了他们。”布雅图很疲惫。

欧索垂下眼帘,唇抿成一条线。他弯下腰拾起掉在甲板上的望远镜,这恐怕是船上唯一完好的东西了。船长室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掠夺一空,徒留下一些古书还存放在书架上。

“干得真是彻底。”欧索感叹道,“去罗亚尔港。”

 

“哦呀,弃船而逃的船长还没死。”赛娜抽着烟斗说。

布雅图的脸瞬时黑了。

“那不是——”欧索抢过话。

“我知道布雅图的人品,他不是这种人。”赛娜话锋一转,“那东西好了。”

布雅图接过一个装着莹绿色液体的小瓶子。

“对了,你不是缺人手吗,以你现在这种情况很难找到船员吧。我可以帮你找一些人。”

“……谢了。”

 

回到船上,布雅图把欧索背部的蜘蛛临摹了下来。

“你在找什么?”欧索环着手臂倚在门框上。

“地图。”布雅图抽出一本落满灰尘的书,“看来成了漏网之鱼。”

书的封面画着紫色的六芒星,镶着大小不一的彩色水晶。书中的字是很漂亮的花体。大概是书的中缝处有作者画下来的地图。布雅图小心地将临摹蜘蛛的纸覆在上面。

完美的契合。

“找到了。”布雅图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欧索好奇的靠近。

“蜘蛛的每只爪子都指向一处宝藏。”布雅图指着地图说,“第一个地方——我们呆过的那个孤岛。”

不得不承认赛娜找来的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血哥特朝着目标飞快的驶去。

“具体位置呢?”欧索问正在翻书的布雅图。

“山洞的尽头。”

 


评论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