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纪念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03

3
“我爹可是抗日总司令,阎王都怕他,你猜他怎么死的?被谁杀的?”眼前男人目光灼灼如饿狼,仿佛要把一切所见之物都吞吃入腹。
“没兴趣。”水香将头瞥向一边。他是知道翻垛是军人出身,但为什么转行成土匪,没人知道。换作平时,水香也许会好奇,但现在,他只觉得委屈。那次麻将桌上不愉快的事件也是,现在拿枪指着他也是,凭什么只是对方单方面的施暴。只要一个心知肚明的理由。
“位高权重的人都是威胁啊。”翻垛自顾自的说到,“所以我才恨共跳,所以才当了土匪。”
“...那你凭什么把怒火发泄到我身上!我到底哪里招惹你了二爷……快把你的枪杆子起开,走火了怎么办!”
“想知道?”翻垛其身上前。
水香咽了咽口水,一道低哑的男声在他耳畔炸开。
“把衣服脱了。”
语毕,水香眸子一沉。本就擅长暗杀的他趁翻垛放松警惕,挣脱桎梏,从衣袖中摸出刀子。但翻垛老谋深算更胜一筹,早料到眼前这个阴冷的兔崽子没那么老实。刀子被击落,水香一个扫堂腿。翻垛动作更快,抬腿踢在水香腹部,抓住他的右臂,压制在地上。
一阵天旋地转,水香的视线才慢慢聚焦在翻垛脸上。
“妈的,别把老子当平头子!”
一颗子弹呼啸着打在水香脑袋边上,生生让他把眼眶中呼之欲出的泪水逼退回去。
“我数三下,这玩意儿可没长眼。”
水香盯着摸着烟的枪口,咬牙摸向自己的纽扣。

“真他妈疼。”水香闭起眼睛,身体随着翻垛的动作一下一下在地上蹭着。他感觉自己像溺水的人,被水草缠住四肢,意识逐渐涣散。
洞外不知被什么惊吓的乌鸦,扑腾飞起,叫声凄厉刺穿冷冷的空气,击中水香的心,迫使他清醒着接受下一轮的讨伐。或许在这时候他才敢卸下伪装,水香浑浑噩噩地想,“我不是杀不了他,也不是不敢忤逆他,他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他罢了。”

经历了昨夜,水香裹的严实还睡的很沉。但紧皱的眉头意味着他正在噩梦里挣扎。
“划拉!”烟卷一瞬间圈炼出火焰。翻垛坐在洞口抽着一支烟,整个人被烟雾笼罩,显得飘渺而孤寂。
像是做出什么决定似的,翻垛站起身,落在衣服上的烟灰随之掉落。
“对不起了,六儿。我是不可能了。但你还年轻。我知道你也恨共跳,大家都恨。但他们能引导你走上正道,过正常的生活。取个漂亮的媳妇儿,两厢情愿的那种。然后,就把...就把威虎山的一切都忘了吧。”
翻垛踩灭了火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5)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