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纪念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04(end)

4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莫泊桑


“对不起了,六儿。我是不可能了。但你还年轻。我知道你也狠共跳,大家都恨。但他们能引导你走上正道,过正常的生活。取个漂亮的媳妇儿,两厢情愿的那种。然后,就把...就把威虎山的一切都忘了吧。”
“你想都别想!”水香抓住翻垛的裤脚。
“六儿——”
“趁我睡着把我扔在这儿还是扔给共跳?”水香的噪音还听得出沙哑,夹杂着毫不掩饰的尖锐,“你放屁!”
翻垛显然愣了几秒。随后蹲下身子,俯视着水香孤注一掷的目光,轻叹一声,揉乱他的头发,宠溺般地轻轻一推,“小王八糕子,敢偷听你二爷说话了。跟着我可没有后悔药吃。”


“老六,醒醒!六哥,六哥!”
“妈的,谁在嚷嚷!”水香揉着脑袋从地上坐起来,“老八?”
“哎,是我是我。六哥,没想到你也被抓着了。我正合计着怎么出去呢。”
“什么!”水香站起身巡视了一圈。两人正处于像是临时搭建的看守所,老八与他之间隔着铁栏。
“有其他人吗?”
“你说山上的?抓到几个在隔壁。”
“不,和我一起的。你二哥。”
“翻垛没死!?”
“人呢?"
“不知道,我就听他们说就抓到你一个人。”
“对不起了,六儿。”他看见翻垛的嘴一张一合,水香后颈一阵钝痛。
“妈的,骗老子。”水香眨眨眼睛颓然地坐下。他害怕翻垛像溪流绕过卵石般轻巧地经过自己,毫无痕迹的经过自己。
“怎么了,六哥。别担心,咱们会找到机会出去的。”
“别动歪心思,老实点。”杨子荣推门走进来。
“放屁呢,杨子荣!放我们出去!”老八激动的摇着栏杆。
“嘴巴放干净点。”杨子荣转而面对水香,“这是你的。那些刀就先没收了。”
水香随意瞥了眼杨子荣手中的绿色额带,看得出上面一些零星的血迹和污渍已经洗去。
杨子荣见对方没有要来取的意思,便放在水香可以拿到的地方准备离开。
“唉,杨子荣你别走啊,老子账还没和你算完呢!他妈的,我告诉你——"
耳边老八还在唧唧歪歪的话像天边飞翔的鸟渐渐远去,水香把额带紧紧攥在手心里。脚踝上的某个已经愈合已久的伤口又开始隐隐发痒,明明连痕迹都找不到了,现在却来叫嚣自己的存在,百磨千折偏偏不致命。

不知蹉跎了多少年月,两年?三年?五年?
北风还像当年那样紧。
树上的黄叶已经所剩无几了。
外面很冷,翻垛灭了烟回到屋里。

“先把你的腿从凳子上拿下来。”
明晃晃的刀插在桌子上摇晃着。
“我恨你。”
“说实话。”
“我找了你很久。”
“六儿——”
“现在你躲不掉了,我就算用尽各种手段也要让你此生不得安生。”
翻垛勾起笑容。
“奉陪!”

END

后记 越写越觉得六儿向怨妇靠近了( ̄▽ ̄) 总之两人分分离离最后还是在一起的了(≧∇≦) 谁来纪念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到这里就完结了,撒花撒花
评论(1)
热度(9)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