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ied Are Alive【孟卫】(1,2)

The Died Are Alive二战AU 孟卫

祝大家新年猴猴的yoooooo


最近看了很多战争片子...BoB啦,我们的父辈啦,赎罪啦...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嘿嘿嘿(●°u°●) 」

因为世界青年说萌上了这对!

万万没想到作为米英死忠党的我,竟会因为孟卫而写冷战组...

今天的节目实在太棒惹,虽然没有孟卫的戏份........但大卫好帅好帅(☆_☆),dayday也超有才!

这里的设定是大卫是苏联红军,狙击手,战前在美国留学。dayday是美国伞兵。时间是二战后期。ooc注意,以及各种bug请原谅。囧。

以上。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他们花了将近一天攻下这个小镇。

激战过后,小镇寂寥得像是一座坟。透过破败的民房的窗口,看鲜丽绚烂的晚霞把天空让给各种各样的青和孔雀蓝到普鲁士蓝的蓝。于是星从士兵头顶从残垣断壁从那边的树叶间相继点亮。

大卫靠着墙坐下,摘下头盔长舒了一口气。作为狙击手,他不辱使命地击毙了一名德国军官和四五个士兵。

来之不易的胜利,各种意义上的。自从战争开始,死神一直追随他们的脚步,嗅闻他的行踪,但尚未下定决心,给他们最后一击。怕是上帝给他们所谓的正义的一丝怜悯。

牧师念着祷告词。军官分发着晚餐。餐具的乒乓声。烟头一瞬间圈炼出的火星。轻声哼唱的苏联民谣回荡在夜空。

大卫仰起头灌下不太美味的晚餐,汤锅在翻滚,他却怀念在美国留学的时光,太阳滚过的正午,坐在闷热的书店,风扇吹动书页沙沙,爱伦坡的诡谲和“她的头发播散出斑斑的火星,闪亮为语言,以后又猛地沉寂。”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里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 。”大卫躺在冰冷的地面上顶着眼前的墙壁,无端的想。
长夜比黑暗更冷。他害怕夜晚,害怕一闭眼脑海中都是血淋淋的脸,有战友的,也有敌人的,害怕睡着后梦见的都是被枪杀,被炸弹炸死,被俘辱的自己。他总是战战兢兢的睡去又醒来。

“嘿,大卫醒醒,醒醒。”

大卫颤栗着惊醒,无意识的握紧枪身。

“已经到换岗时间了吗?”大卫揉了揉眼睛起身,脑袋还有些模糊。

“别发呆了,兄弟,快去站岗吧。”士兵拍拍大卫的肩膀,走向前去,找到一个勉强可以睡觉的地方躺下了。



2








他们是在诺曼底登陆成功的英雄,他们本该可以昂首阔步回归祖国,被姑娘憧憬,被儿童歌颂,被授予勋章,然后用一生来缅怀这场战争。然而此刻他们又被召集起来,为下一场的战役准备,为高层的虚荣心牺牲。

“明天你们将被送往德国。你们是最优秀的士兵!去让德国佬看看美利坚的力量,也让苏联人看看我们的实力!胜利就在眼前!大家都能平安回来。愿主保佑你们。”

“我还以为苏联没几天就能打败德国了,看来只是长得胖一点高一点啊!只是外表唬人!”

“对啊,苏联罗刹国也不过如此!”

“哈哈哈,美利坚万岁!”


“嘿,詹姆斯,看来你的妞要和先回乡的人跑了。”孟天抓起酒杯灌了一口,拱了拱身边好友的肩膀。

“她们怎么会放弃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人。”

“我去—”

“不过就上战场了,你也严肃一点。哥们,虽然我们不在一个连.......”

“停,别急着给自己立flag,”孟天做出停止的手势“我队友喊我过去了,先走了,回见。”

孟天腹诽自己在这个时候还能悠哉悠哉地回忆昨天的事情。

他们在今晨三点跳伞,毫无疑问受到了德军炮火的攻击。他乘坐的飞机不幸被炸弹击中,当然,跳伞之后。

孟天降落在一片丛林里,捆绑在腿上的武器装备在跳伞过程中被风吹走了。在搜寻了二十分钟后也没有找到任何队友的踪迹,他有些沮丧和焦虑。

“shit!”孟天气愤地对无辜的树木猛踢一脚。宁愿有一门大炮击中他,这样就不用担心见不见得到明天的太阳了。见鬼,他连大致的方向都辨别不出来。他的这架飞机被击落的太早了。看见战机从他头顶飞过,轰隆的引擎声震得他耳膜疼痛。

远处的天空被爆炸染红,他看到了树林尽头的小镇。

评论(5)
热度(11)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