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卫】The Died Are Alive 7

停播了,表示so sad:(

===================================

boom!
“淅沥淅沥,淅沥淅沥。”
“敌军炮火!”
“快找掩护!”
boom!
“医疗兵!”
“滴答。”
“找掩护!”
boom!
“医疗兵!”
“医疗兵!”
boom!
boom!
“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
“见鬼!”
boom!
“啊!——”
“医疗兵!”

“滴答。”
“滴答。”
“哗啦。哗啦。”

四溅的碎石泥土,雨水混着血水,憎狞的面孔,爆炸的火光。叫喊。他在漫天炮弹乱飞的时候像个机警的土拨鼠一样灵活的窜进有伤员的散兵坑。眼睁开又闭上,睁开又闭上。

天空化为烈火,火焰化为流光。

一轮轰炸结束后,孟天跳进大卫呆的散兵坑。
“受伤了吗?”他关切的问。
“没有。”大卫抿紧唇,“你流血了。”
“哦,这是救援时被剪刀划伤的,比起那些缺胳膊少腿的好太多了。”孟天略显轻松的说。
大卫没应声,顾自拉过孟天受伤的手,翻出他医疗包里不多的纱布包扎起来。
“大家都指望着这双手把他们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呢。”
美国人愣愣地盯着苏联人的侧脸。一股莫名的情愫,孟天把他定义为荷尔蒙的冲动。
那是最美好的时刻。
“不要乱动,还没,唔——”
“会有什么比接吻的时候死去更浪漫呢?”美国人贴着苏联人的薄唇低语。

冰冷潮湿却让人热泪盈眶。


仿佛印证着孟天的话似的,第二轮的攻击又开始了。
“JESUS CHRIST!”孟天用手挥去落在身上的泥土。
“救命!”
大卫探出散兵坑,他看见在他一米外的位置上,他的战友斯科特被炸断的树干砸中,失去了行动能力。
“大卫,NO!”孟天猛地扯住大卫的衣角,将他护在身下。
“啊——”炮弹约定般的精准的落在斯科特跌倒的地方。
奥丁之矛已投出,指中之人必死无疑。
“NO——”


黏腻。潮湿。寒冷。
冷冷冷冷冷冷冷冷。
大卫猛的睁开眼睛。布满血丝的眼珠里尽是疲惫。爆炸声还在他耳边轰鸣。
“easy.”熟悉的声音响起,孟天低头凑过去吻他的头发和脸颊,大卫才意识到搭在腰间的手。
“斯科特,斯科特!”大卫抓紧孟天的衣领,指节发白。
“你应该去救他,我应该去救他!”
“大卫!我们无能为力。”
“.......”
“.......抱歉。我只是——他昨天巡逻的时候还和我说战争结束了就会去娶她心爱的姑娘,还有人在等他。”
“他和我一直战斗到了现在,从战争最开始到现在。”
“他为他的祖国而牺牲。”孟天抱紧怀中的人,“他是英雄。”


第二天,他们醒来时,战场上安静的不真切。有乌鸦在啄食腐肉,凄厉的叫声叫人作呕。增援赶了过来,他们得以送了口气,退到后方。有干燥的衣物,有滚烫的热水。
运回后方的尸体很多,残缺的、完整的。
大卫注视了斯科特的尸体片刻,内心感到一阵刺痛,在与死神做着抗争的漫长岁月里,他几乎忘了这种感觉,活着。
他用食指和拇指肚想拈起一支鲜花似的拿起白布的边缘,以一种圣神的稳重,一寸一寸的遮盖起尸体。

To be reborn, you have to die first.


评论(2)
热度(8)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