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黑】War of Heart

趁着文豪第一季完结来一发。

大概是太宰一直隐藏自己的心事➡️中也想要放弃太宰➡️太宰方了,告白➡️旧情复燃?的故事???


夏||


故事总发生在夏天。

是女人们躲着阳光,就像躲着某种令人不齿的传染病的天气。红叶领着中原中也走进森鸥外的办公室见到了太宰治。

“我叫中原中也。”

“你好呀,小矮子。我是太宰治。”

中原中也一拳打在太宰治脸上,后来便有了一切。

在战场上互相信任、配合完美的搭档,私下里不分场合大打出手的猿犬之仲。

心与心之间不是只能通过和谐结合在一起,通过伤痛反而能更深的交融,疼痛与疼痛,脆弱与脆弱,让彼此的心相连。*
彼此轻蔑却又彼此来往,并一起自我作贱。*

中原中也的能力有缺陷,他自己知道。但太宰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倒是肆无忌惮的放大招。说到底也是年轻,挥霍起来不计后果,也没多长几个心眼去怀疑这个平时不靠谱的搭档。虽然第一次被丢在死人堆里不管不问有些伤心恼怒,但之后揍了当事人一顿也就不再去想这件事了,慢慢就习惯了。

直到太宰治就这么离开了。

人和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阳光,根就越是要伸向漆黑的地底。

当时他身在欧洲,雨下的很大。

属下报告给他太宰治叛逃的事情,他是不信的。

“谁?”他又问了一遍。

“太宰治。”

中原放下笔,靠上椅背。

这可真是——

中原想了想突然发现太宰治的叛逃是有迹可循的。

那天是他第一次看见太宰治在他面前抽烟,其他场合也没见过。

织田作之助,他隐约听属下提起过。啊,那天他去和酒看见和太宰坐在一起的家伙。

“他怎么了?”

“没什么,中也是不会懂得啦。啊啦,我还是去找美丽的小姐殉情好了~”

所以说,真是令人讨厌。

中原到不会因此埋怨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只是他不懂太宰治的选择而已。他正常的吃饭,工作,睡觉,照样在黑手党混的风生水起。只是能让他放心使用【污浊】的人不在了而已。

十年不过一瓶八九年的帕斯图,说干就干了。


春||


只是觉得侦探社太碍眼,太宰治也装的像那么回事。就不怕被太阳灼伤吗。

“你还真是执着于自杀啊。”中原站在桥上俯视着坐在河岸上湿淋淋的太宰治。

“毕竟死亡才是我一生追求的最终目标啊。况且和中也也没有关系吧。”

“是啊,有什么关系。”中原平静地看着太宰,少见的摘下帽子,“太宰治,我不是织田作之助看不懂你笑容下的别有深意,也管不着你和首领的恩怨。但和你做了十年搭档的人是我,会横跨整个横滨去找自杀的你的人是我。打伤你的人是我,给你包扎的也是我。你看我可以轻易相信你使用【污浊】,而你就什么都不说的离开了。我看不懂你,太宰,但我不是傻子。”车你也炸了,把当初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渣的连灰都不剩。

说完,中原重新扣上帽子,按住被风吹乱的发丝,朝桥头指了指。

“你的【同伴】来了,救你这种事也不再需要我来做了。”

“再见,太宰。”他想放弃了。

中原转身挥了挥手。


“...自说自话的蛞蝓还真是讨厌。”


秋||


甚至不记得和夏天说再见,秋天带着腐烂的气味就来了。

尖刀利刃,寸钢映冷。

处理这些杂碎不需花费太多时间精力,如果不是在回去复命途中遇见了谁,中原几乎可以爱上这早秋隔靴搔痒的凉意了。

不过是下车买包烟的工夫。

马路对面侦探社有说有笑的在等红灯。

“啧。”中原按低帽檐,竟是连去坐马路对面等待自己的车都不愿的闪进了商店旁的小巷。

“我还记得中也十年前的样子,笨拙的、幼稚的,单纯到一心只想探索我秘密。”太宰指尖夹着烟,依靠在墙上。

还是被发现了啊。

“哈?”中原脚步一顿,“特地来找揍吗!”他抬起头,瞪着太宰治,像只神采奕奕的小兽。

“中也太狡猾了,还没把躲藏到游戏结束也不现身的我抓出来就想要放弃了。规则不允许哦。我没有办法提醒中也,本来得靠中也你自己发现啊。但中也太蠢了,没办法——”

太宰注视着中原的眼睛。他早就知道中原的蓝眼睛像是同样颜色的鸡尾酒,带着隐忍的克制力和藏不住的风情而不自知。

已经到了让人为之疯狂的地步。

“中也愿意替我珍惜这条命吗?”聪明狡猾如太宰居然也会有这般小心翼翼不确定的时候。

像是火星蹦入装满氧气的玻璃瓶轰然爆炸。

“——我猜你还被拒绝过。”


冬||


“中也真是笨蛋呢。”

中原痴痴的盯着自己的左手,对方低于常人的体温仿佛还残留在皮肤上。

那个太宰居然会跑去救能力暴走的他。

烦躁的仰头把剩下的酒一口饮下。杯底在砸吧台上,利索地披上外套,走出酒吧。

已经开始下雪了,然后他就看见了站在路灯下抽着烟的太宰治。

一定是太冷了,他才会想要靠近街道上唯一的热源。他走的那样急切,带着他的热情,他的冷漠,他的温和,他的狂躁,走的上气不接下气,生怕慢一点对方就会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
这世上离他最近的也总归是这个人了。

太宰弯起嘴角,揽过微醺的中原。冰冷的手指碰上滚烫脆弱的脖颈皮肤,中原瑟缩了一下,瞬间抬起头对上太宰讨好的笑容。

“妈的,冷死了,手拿开滚远点。”

“欸,明明是中也先跑过来的。”太宰的手依旧不慌不忙的在中也领口徘徊。

“去哪?”中原斜睨着太宰。

卧室安逸温暖,隔绝整个世界的风雪。

接下来不过是你解开他的风衣,他抱紧你的躯体,扭在床上翻滚,代替衣物来温暖身上的每个部分。

太宰躬身亲吻中原的唇,纵使身经百战的吻技也在此刻溃不成军,只剩下原始的疯狂。

他要吻便吻,此后还要做更多。


夏||


故事总发生在夏天。

太宰半趴在桌上,漫不经心的拨弄着玻璃杯中的冰块,当啷响。

“中也,你知道【二十丽姝,请来吻我】出自哪里吗?”

“哈?”中原循声抬起头,以为又是对方的什么把戏,迟疑的开口,“...莎士比亚?”

“答对了!”

“为什么要问这个?”

“真是奇怪呢,明明是个骂脏话又暴躁的小矮子,污浊的黑手党,却意外的会背诗会叫my lady。”

“说谁呢,混蛋青鲭!”

“嘛,只是单纯觉得中也认真思考的样子很好看,所以才问的。”从容的接下对方明显放水的拳头,把人儿揽进怀里。

“什——”他的手被太宰握着,有些湿热,泛红的耳尖出卖了主人的心思事。

“你知道我容易腻味,爱人不长,但唯有中也我是百看不厌哦。”

曾经让你痛苦不堪的,最后也让你骨肉相依。*

蝉说好了般的一同尖叫,响彻太阳滚过的正午。可现在饶是中原也没功夫去骂它们再嚣张也活不过一个夏天了。
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热死了,离我远点。”

那时候仿佛总是夏天。

END


最后的情话boy太宰(●°u°●)​ 」


评论(4)
热度(21)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