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Mr.&Mrs. Smith 02

*史密斯夫妇AU

*电影剧情,有删改

*OOC

*有异能,所以看见中也跳楼请不要惊讶o(* ̄︶ ̄*)o

前文 01


5、6年后

 

那次吵架是他们共同生活里最为严重的一次,也是他们萌生放弃念头的开始,希望开始另一种生活。事情得到起因是有一天,中也找不到他常带的帽子了。 

“差不多有一个星期了,你到底把它藏到哪去了?”

太宰竭力抓住最后一丝困意,以免去面对一个充满了不祥之兆的早晨所预示的宿命,最后对全世界都没好气的翻了个身。他想自己还是不要去忤逆被电话催着在星期天清晨早起的暴躁的小矮人。

“...什么?”

中原中也是三天前发现的,那时他已经站在玄关,没在既定的位置摸到他的帽子,但过后却忘了,直到第二天出门时又想起。儿第三天又发生了同样的事。事实上并不到一个星期,他不过是想夸大太宰治的错误,但三天确实有的,而且不可原谅。

“帽子!别得我装傻!”

“说起来是很多天没看见了,中也终于发觉自己品味糟糕扔掉了吗?”

“滚!”

当然这件事情也让他们有机会联想起之前发生的无数次口角,痛苦地证实了这么多年的斗争中,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培养了仇恨。

最后芥川把他的帽子送到中也手上时他才模糊的记起,他的帽子是不小被爱丽丝粘上糖果送去打理了。

“他几天前打碎了的一瓶红酒还没找他算账呢。”才没有错怪他,“说起来,他倒是好几天没回家了。妈的,混蛋青鲭在做什么关我屁事。”然后他又埋首于成堆的文件中。

 

凌晨两点,他被敲门声惊醒。绵绵细雨从星期天开始就没有停歇,即使不曾听见花园枝叶上的淅沥声,也能从自己骨头中的寒意察觉到。

几天工作积累的烦闷与抱怨,以及被打扰的睡眠使他恼羞成怒。

“见鬼去吧,太宰治!”他朝门口的人吼。

“开门吧,中也。”太宰说,“都是我的错。帽子是被我塞进衣柜被绷带盖起来了。”

中也听他现编的拙劣的借口气地笑了,他开门倚在门框上,“恩,帽子我找到了,那红酒呢?”

太宰晃了晃手中的酒瓶,他的发上还沾着细密的雨水,显得风尘仆仆,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回来。

 

“现在我们开始第二阶段。只不过这次是你一个人来的,这是为什么呢?”

中原中也> 我也不清楚啊.
中原中也> 我们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距离.因为有许多事情,我们都不告诉对方.


中也和衣躺在床上抽烟,不断用烟蒂点燃另一只香烟。

“少抽一点,中也。”太宰放下手中的书。

“要你管!”

 

        “你们不告诉对方的是什么事情呢?”

太宰治> 呃.......

太宰治> 但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他,怎么说来着——?

        “婚姻。”

  


太宰蹑手蹑脚地走进书房站到中也身后吹气

“中也~”

“...太宰?!”中也被吓的手一抖,慌乱地合起手中的资料,“进来不敲门你是想吓死我吗!”

“或许你可以考虑晚餐来点面包夹大蒜。*”太宰是真的没看见什么,只是觉得刚刚一闪而过的照片很熟悉,“况且中也你又没做亏心事,你怕什么?”

“你...你...我雇主的信息怎么能泄露给你。”中也心虚的扶了扶帽子,“所以你进来是什么事?”

“吓你。”


        “你对他有多诚实?”

太宰治> 相当诚实.
太宰治> 我从不对他说谎...只是每个人都有一些小秘密啊.

 

        “你也许会觉得只有你有这些问题。但我可以说,成千上万的家庭都存在这些问题。” 

太宰治> 是吗.

 

你现在要出门?

“恩。突然有点麻烦。

如果是我可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去,交通高峰期。太宰端着一杯水斜靠在门廊上看着中也穿鞋然后把外套递给他。

“如果我回来晚了冰箱有蟹肉罐头。”

“反正我也不指望中也做的料理啦。”

看着中也开着车离去,太宰也漫不经心地穿上风衣。

 

我来找东野先生。

保镖上下扫视了中也,检查了他的随身物品,敲了敲房门。

“东野先生,人到了。”

“让他进来。”

“是。”保镖从内袋掏出房卡。

 

太宰治推开酒吧的门,带笑的眼睛毫无痕迹的环视一周后走向吧台。同样坐在吧台边,穿着红色皮夹克的少女——那不是海棠那种有善的红,而是深沉如血的红,丰厚、黑暗,充满仇恨,听见声音偏过头来看他。在她的脸上太宰看见了所有在这灯光下喝酒舞蹈的人都有的那种孤独。他笑着举杯示意,熟稔地攀谈起来。

酒过三巡,太宰终于表明了来意。

“美丽的小姐,也许你愿意告诉我安吾先生在哪里。”

美人勾起笑容使了个眼色。

 

“40!”

“好,我跟......”

太宰站在酒吧暗处的房间门口抽了根烟,推门而进。

“妈的,你来干什么!”房间里的三个人显然吓了一跳,无一不紧盯着闯入的太宰。

“对不起,我好想是进错房间了......你们是在玩扑克吗?”太宰装作喝多了的样子,靠近了打牌的桌子。

“我们自己人玩的,你给我滚!”

“我可以一起来吗?”太宰倒是不依不饶。

“让你滚听不懂吗!”

“别这么凶吗,我有钱。”

像是听厌了,坐在太宰旁边的人亮出枪身。

“别激动,老兄。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太宰讪笑,拿出一叠钱扔在桌上。

“所以有人有兴趣吗?没有,因为我会把你们赢光,好吧,我知道了。”太宰耸耸肩,作势要把钱收回。

太宰朝门口走了两步又折回来,扶住空着的椅背,“这张椅子空着,我可以坐下来。”

“这是安吾的位置。”

“安吾在哪,我怎么看不到安吾君?”

“他还没回来。”

“那我就先坐这里,除非,你们怕输给我。”

 

 

显然,相对于太宰,中也本人不太喜欢靠出卖色相来达成某些目的。所以当中年男子忘情的抚上他的皮肤时毫不犹豫地拧断了他的脖颈。

他跨坐在中年男子的身上整理被扯乱的衬衫,穿上鞋子尽可能的绕过失手洒了一地的红酒,那不是他喜欢的味道。

“东野先生?”

中也拉开窗跳了下去。

“东野先生!”

“东野先生!”

待保镖察觉到不对闯进来时,只有窗帘在风声中独自猎猎。

 

 

“哦,不错呀。”

太宰压上从中也那里顺来的纯银打火机。

“喔,他赢了!”

“60块对吧。”

“赚啦!”

“来啊!”

桌面上尽是扔下的牌和随意摆放的啤酒瓶。

“接着来玩牌吧。”

“5点。”太宰苦笑。

“他连输了14把。”

“你的运气真是背到家了。”

“这他妈是谁!?”安吾推开门。

 

“哟,对不起了,安吾。”三个人放下牌。

“你该走了,朋友。和你玩牌很开心。”

“你是什么人?找活干的吗?”安吾警惕地看着太宰。

“你就是我的活儿。”

太宰扔起手中的扑克,掏出枪。


-TBC-

*多吃大蒜,预防心脏衰竭。

中也找不到帽子的情节有借鉴《霍乱时期的爱情》中女主人公和他丈夫因为浴室里没香皂了而吵架,很有趣,很真实。

沉迷于pokemon go的我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エ) ̄●)

天好热啊~好热啊~

评论(6)
热度(65)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