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Mr. &Mrs. Smith 04

*史密斯夫妇AU

*电影剧情,有删改

*OOC


前文 01  02  03


“人不是从娘胎里出来就一成不变的。相反,生活会逼迫他一次又一次的脱胎换骨。”

 

餐厅里的小提琴舒缓得像一首缠绵悱恻的情诗。

缠着绷带的手的触感他不会认错,温热的气息倾吐在耳边。

中也在温暖的室内不由自主的战栗,他的血液都集中在两人触碰的地方。他最终还是对上太宰治的眼睛,冷静中带着莫名的兴奋。

 

“我有几句话要说。”

“我只是路过。”

“中也,谢谢你捅了我一刀。”

 

“你想说什么?”中也压下有些颤抖的声音。

“离婚。”

“好啊。当初你在这里向我求婚,现在也算有始有终了。”

“先生,您的外套。”服务生接过太宰的风衣。

“我可以坐吗?”太宰指指中也对面的空座。

“不可以。”

太宰拉开座椅。

“香槟?”服务生询问。

“不用了,香槟是庆祝时才喝的。谢谢。”

 

“你想要什么,太宰?”

“很明显,你希望我死,而我也不愿你活。”

“那我们该做什么?在这里决斗,看谁运气好?”

“那多难看。你死了他们一定会把我撵出去的。”

中也放下酒杯,挑起眉。

 

“Dance with me.”

 

太宰将中也拽离餐桌,强硬地甩进怀里搂着。公共场合,中也只得跟上对方的步伐。

 

“这个故事的结局会是皆大欢喜吗?”

“皆大欢喜的只有那些没有结束的故事。”

 

太宰将中也推上装饰柱,果不其然听见叮当的声响。转了个圈,抽出藏在衣袖里的匕首扔了出去。一个大下腰。中也顺着太宰的背脊抽出一把枪,滑去别桌桌底。

 

“为什么我们的婚姻会失败?因为我们各自不同的生活,还是因为我们互相撒谎?”

“都是你的错。”

“新的理论。”太宰耸耸肩,仿佛说的不是自己。

“你对待婚姻就像对待工作,先侦查,再计划,然后执行。”

“那中也又做了什么去积极避免婚姻的失败呢?”

“这对你来说重要吗?我只是你计划的一部分。”

“我也希望中也只是计划的一部分。”

“难道我不是么?”

“难道我不是吗?”

“游戏开始了。”太宰吻过中也的指节。

“你想做什么?”

 

“boom!”

 

二楼的隔间突然发出爆炸声,几名服务员惊慌地跑下楼梯。中也下意识的矮下身,对方的指尖就这样划出他的手心。中也愣神地站在大厅中央,被受到惊吓的人群不断推搡拥挤。他只是站着,看着太宰治的背影。

 

离开餐厅,中也来到停车场。倚靠着车门抽了根烟才坐上驾驶座,漫无目的的沿着公路驾驶。电台里的摇滚乐吵得他头疼,乐手拼命地嘶吼像是要把灵魂从骨缝里抽出来烧个干净,就索性关了广播。夜色深沉,让他以为车里细微的滴滴声是昆虫窸窣的叫声。他猛然醒悟过来,跳下车,滚进路边的杂草丛里。车在不远处爆炸,他站着,热浪贴着他的脸颊,心脏缩成一团——他还挺喜欢这辆车的。

 

“这是你第二次企图杀我。”中也拦到一辆出租,上车就打电话劈头盖脸的质问对方。

“只是个小炸弹而已。”太宰治轻佻的声音依旧吸引人。

“我要回家把关于你的东西全都烧掉!”

“那就比比看谁快,中也。”太宰挂了电话。


三分钟后,中也又打了过去。

“......太宰治,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是什么感觉?”

“你先说。”

“就像...圣诞节的早晨。难以描述。”

“为什么现在说这些?”

“也许到了故事结尾时,才会怀念故事开始的情节......那你呢,太宰?”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有那么多的酒馆,你偏偏走进了我的……当然不,”太宰轻笑,“巴西可不是卡萨布兰卡。我只是在想——你是我见过的最矮的目标。”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分钟又传出了声音,“这一切只是桩生意?”

“没错。”

“从一开始?”

“没错。”

“好。”

中也挂了电话扔在一边,他感觉脚踝上某个愈合好久的伤口又开始发痒,百磨千转偏偏不致命。

 

 

是过去了两个星期还是三个月?再次回到这里,他不知作何感想。心脏像个悬挂的琴箱,稍一触碰便发出鸣响。

中原中也穿过无人打理的庭院,打破书房的窗户钻了进去。太宰治没看完的书还夹着书签放在书桌边上。他撇撇嘴提着枪紧贴着墙壁来到客厅,家里早被两拨人分别检查过,乱糟糟的蒙满灰尘不知是否还能称之为家。绕过餐桌,无声无息的走过放着绷带的储物柜。一声枪响响彻全屋,中也迅速矮身。接连的枪声伴随着玻璃的碎裂和琳琅物件的掉落。滚进房门背后,探出小半脑袋观察太宰治的位置。又是一发子弹打在他脚边。

“啧。”被太宰治单方面压制让他不爽。中也重新把手枪重新塞回腰间,在枪术上占不了上风,他决定用体术。好在刚刚的子弹让他猜出太宰的位置。

他冲了出去,子弹在他耳边呼啸,划破他的脸颊。血是温热的,但他不在意。一记重拳击在太宰治腹部,使他滑出去几米撞在柜子上才停下。

“下手真狠呢,中也。”太宰颤巍巍站起来,抹掉嘴角的献血,“还以为用来防守的手臂会跟身体分家呢。”

中也眼神一凛,带风的拳头不用分说又挥了上来。他拎着太宰治的衣领将他压在墙上,挂在墙上的画框因此摇晃了一下,摇摇欲坠。

“你这表情真是太棒了,胜过百亿名画啊。你说是吧,太宰。”

尖刀利刃,寸钢映冷。

“什么!”瞳孔紧缩,中也偏开头,不知道何时被对方摸去的匕首从他眼前划过,几缕发丝掉落。太宰趁机抬脚踢去,中也躲闪不及摔在沙发背后。

迅速起身,两人漆黑的枪口指着对方。


-TBC-

越写文力越弱了.......这几章没有了婚姻心理医生的问题引导,故事片段又较多叙述会显得比较乱,见谅.......

没有意外的话,下章会开车(~ ̄▽ ̄)~好像暴露了什么

评论(4)
热度(50)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