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Mr. & Mrs. Smith 05

*史密斯夫妇AU

*电影剧情,有删改

*OOC

*R18预警

七夕快乐!汪!汪!汪!


前文   01  02  03  04



“我下不了手。”

“开枪吧,中也。”

“你想吗?”中也扔下手中的枪,扯出了一个单薄的笑容,“开枪吧。”

他笑的让人心疼。他总是这样,恶言恶语,乍一看全身是刺,也只有现在才展现出一丝掩饰不了的柔弱。

怨气凝结成粘稠苦涩的东西,麻痹了他的舌头,又迫使他闭上眼睛。他又看见了五、六年前在厨房收拾餐具的自己,看见在客厅里挑选碟片的太宰治。他洗完一盘水果,太宰治刚好选好一部老电影。他靠在太宰怀里而太宰懒散的靠在沙发背上。他们就看电影,说起话来没有话题,只是说出想说的零零总总,莫名其妙的拌嘴又拥抱在一起。

“这样的日子很安稳,时间太快,我还想和你再过上几百年。”太宰终于笑了起来。枪掉在地上咣当响。

有多少人自问始终都是百分之百的真?那百分之三的假只是想把对方永远留在身边。

 滴!滴!滴!上车

 

太宰刚闭上眼睛便听见了敲门声,应声去开门。

“敦君?芥川君?”

“太宰先生,有发生什么吗?我们听到了很大的声响。”

“没事儿,一切都很好。”太宰把门敞的更大,露出了缩在毯子里睡眼朦胧的中也。

“你们是在重新装修啊。”天真的少年没有多想,“没事就好。”

“打扰你们休息了。”芥川和中岛鞠了个躬就回去了。

 

 

        “我对你们这几个星期的进步很感兴趣。

 

中原中也> 还可以吧,但说实话,有时候我真的想……杀了他,但是……下不了手。

太宰治> 我也一样.

        

        “这是好事啊,生活中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困难和威胁,你们只要齐心协力就可以克服。”


阳光像梵高画上大片的明黄色,生命像着了魔一样。

中也还在睡,长密的睫毛覆在青黛色的眼底。太宰拿起他修长的手,用一个个孤零零的吻覆盖了它,从棱角分明的手背到灵敏的手指、透明的指甲,再到浸着汗的手掌上的掌纹。

爱像诗,美如瓷器。

没等太宰在厨房忙活多久,中也也起了床。他穿着太宰的白衬衫,赤着脚,眼睛里下着雾般还蒙着水汽。

“还有可以吃的吗?”

太宰从满是弹孔的冰箱里拿出两罐蟹肉。

“刚好,还有瓶卡沙萨*。”中也找出幸存下来的当年带回来的巴西国酒。

“Nice.”

他们收拾了块干净的分享早餐。

“上回情人节我在家附近开了一枪,回来还打碎了你的一瓶红酒,你没听到吗?”

“使用异能的后遗症,耳膜有点受损。那你就一点没怀疑过我吗?”

太宰摊了摊手。

“你每次杀人后会睡不着吗?”

“不会。”

“我也不会。”

房间里突然传来音乐声,两人紧绷的神经一紧。

“是我的手机。”

太宰在沙发底下找到了他的手机,刚按下接听,国木田的声音传了出来。

“太宰,他们来找你了!”

一阵急刹尖锐地刺破了此刻的宁静。

“已经到了。”

短时间内想好对策,他们穿过花园来到隔壁家的车库,轻松撬开锁。

“他们是个好邻居。”中也坐上车的时候难掩心中的愧疚,“我们吃的那两罐蟹肉还是他们送的。”

“当然,所以说“远亲不如近邻”。”太宰发动汽车,撞开了一个想要拦截的特工,驶上了大路。

“好吧,他们养的那条大型犬总喜欢咬我们放在门口的那张垫子。”

 

 

“我外逃的船停在港口。”

“好。”

“中也,一旦逃走,一生都只能逃亡了。”太宰看着中也的眼睛。

“不是有你陪我吗?”

车平静的行驶了半刻钟,太宰看了后视镜一眼,几辆车的行迹可疑。

“有追兵。”

“妈的。”中也拿着枪从副驾驶座爬到后座,“他们让我在48小时之内杀了你。”

“我也一样。”

“切,他们的信任都去哪了?”

“你还想希望什么?”

太宰开着车在车流间穿梭。中也在后座被甩的够呛,实在没有余力来开枪射击。

“把车开稳点!”

“我这可是专业的甩脱跟踪式开法。”

“让我来开。”中也不由分说的跨到驾驶座挤开太宰治,接过方向盘。风掠起衬衫下摆,因为没来得及穿裤子,露出一阵好风光,也是太宰治没有阻拦他动作的原因之一。

被赶到副驾驶座后太宰倒认真起来,准时机将头探出窗外打翻了一辆车。两人就这样配合着也是甩掉了追兵。

 

 

 

 

“真恶心,这也能端上来。小姐,能不能把这个重新热一下?小姐,我和你说话呢!”

梶井基次郎正坐在这家小餐馆里点餐。

“天哪,中也!真高兴见到你没事。”从服务员身上收回视线,他震惊了一下。

“告诉我你把那个满嘴胡话的桃花男给杀了。”

“桃花男说的是我吗?”太宰治站在梶井身后,手虚搭在他肩上。

“......只是希望而已。”梶井咽咽口水。

“我们现在有点麻烦。”中也不自禁地轻敲着桌子。

“麻烦?吸毒的人才有麻烦。整个杀手公司都在找你,也许他的公司也是。”

“那你站在那边?”

“我?我站在那边?我今天早上刚拒绝了一桩生意,我想你欠我一笔钱。”

“但你,嘿——”梶井看着坐回中也身边的太宰治,“不要用那种眼光看着我好吗?我和他认识很久了。”

“好了,好了,梶井。”中也打住梶井逐渐激动的话语。

“他们知道你们结婚了,所以让你们执行同一个任务。这是你们两个公司合作的计划。两个杀手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这可不是好事。他们本想让你们自相残杀。听着,道理很简单。一旦你们被除名了,你们永远就被除名了。如果你们二人分开,还有希望,虽然希望也不大。如果你们还在一起,只有死路一条。”

“嘛,和我想的也差不多。”太宰吊儿郎当的甩手,仿佛处于危险境地的人不是他。

“所以你们有办法了?”

 


“同时被两路人追杀还能有什么办法。”

太宰短促的笑了一声,“中区港町三丁目。”

话音刚落,中也利索的刹车拐进另一条道,“什么意思?”

“安全屋。跑路前也得做点准备呀。”

 


“把车停在这里,我们走过去。”

他们在一栋不起眼的民居前停下。

“我不知道你在这里还有房产?”中也斜睨着他从窗框缝里摸出一把钥匙。

“准确的说是我故人的,不需要和死人吃醋哦,中也。”

“哈?”

太宰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暗门,衣物、食物、枪械、刀具样样齐全。

“我一直以为婚后不久你就会放弃这段婚姻了。” 中也在穿外套时开口。

“这么不信任我?”太宰抬眼。

起初和太宰治在一起是没有安全感的。中也觉得自己不过是一颗卵石,而太宰却是小溪,总有一天会毫无痕迹的轻巧的绕过自己 。妈的现在想想,太宰治就是一滩死水,他怕是只会溺死在里面。

“嘛,我是很有魅力啦。可只有中也在知道了我的怪癖、小脾气和一千八百种坏毛病也和我在一起的唯一的人啊。”

“我...我...你.......”中也薄脸皮的别过脸,“切,你还知道你有这么多毛病啊。”

“就一点好,”太宰把弹匣推进手枪,“爱你。”

屋外传来脚步声。

“人来了。”中也压低了声线。

“总是在这种时候。”太宰点点头。

中也脱下手套。

“中也——”

中也回给他一个嚣张的笑容,他真是爱极了这个笑容。

“汝,容许阴郁之污浊,勿复吾之觉醒。”

他的全身裹在一团黑雾里,他的外套被风刮起,像一只展开翅膀的乌鸦,黑色礼帽却纹丝不动。敌人逐渐向中心靠拢,发射的子弹仿佛条理分明的剪刀,剥落洋葱似的将周边有条不紊的剪除。但还未到达中也面前就失力掉落。他抓住第一个冲过来的人的胳膊,捏住他的头一旋,发出短暂的脆响,整个头颅就掉了下来。高速移动的身形,手化作利刃,击击致命。鲜血飞溅在他脸上和他自己的一起扭曲成怪异的符号。今天在这里的人都看到了活着的地狱,中也就是踩着鲜血狞笑的魔鬼。

“休息吧,中也。”

太宰抓住了中也的手腕,他惊叹于上帝赋予这个小巧纤细的人如此恐怖的力量,但抱起陷入沉睡的中也却温柔小心。他擦去中也脸上的污渍,踏过凝固在地面上暗红的血迹,踏过横七竖八的残肢断腿,踏过腥风血雨的过去,然后开启一场盛大的逃亡。

 

 

 

 

♫Are you deranged like me? Are you strange like me?
你也像我一样精神错乱吗?你也像我一样格格不入吗?
♫Lighting matches just to swallow up the flame like me?
像我一样 点燃火柴只是为了张嘴吞下火焰?
♫Do you call yourself a fucking hurricane like me?
你也称自己为一股该死的飓风吗?
♫Pointing fingers cause you'll never take the blame like me?
想我一样到处指点批判 却拒绝承担责任? 

 

中也醒来的时候月亮躺在公路的尽头,在最初奇妙的十几秒中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他支起手臂从后座坐起来,太宰的大衣滑落在他膝上。他听见太宰的呼吸声,引擎声和广播里女歌手特别的嗓音。

“我们已经离开日本了。”

“要去哪?”中也把车窗开了一半,晚风拂过他的脸,把他的发丝吹乱。房屋,棕榈树和打着闪亮招牌快餐店逐一朝后退去。

“大西洋的新娘——卡萨布兰卡。”

那是最美好的时刻。

 

 -END-

*传言男士请女士喝卡沙萨酒视为求爱,传言有误。不管它,哈哈哈哈

*【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自认为很适合双黑的话。

 所以说为什么要在七夕自虐呢(ಥ _ ಥ)

两人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4)
热度(71)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