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晴】闲敲棋子落灯花

*阴阳师有毒

*35岁高龄老来得子酒吞童子,茨木还会远吗.

*余光中所写: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哎呀,说的就是晴明嘛。晴明爸爸最好看!然后就有了这篇流水账.


博雅推开门,抖落一身的风雪,轻车熟路地沿着回廊走向庭院。

迎面的是一树桃花。花开得正盛,枝叶往外伸得像翅膀的骨骼,给人一种温暖的错觉。算是寒冬腊月里的奇观了。

“桃花妖前几日送酒来,觉得这庭院实在是寂寞冷清了些,便施了法术,设了结节,催开了桃花。”八百比丘尼从书房走出来,像是知道博雅所想。

“小姑娘倒是有心。”

博雅又朝那桃树看去,白雪伴着花瓣飘落却无法沾湿它,饶是别致。只是——博雅皱起眉头,这桃树枝有明显折断的痕迹。

“晴明去哪了?那两只鬼又来找过麻烦?”

“前几日的事了,博雅大人放心,没闹出多大乱子。晴明大人的话,刚刚被神乐和一些小式神拉去后院玩雪了。”

博雅点点头,道了谢,便往后院走。

没走几步远就听到了玩闹声。无论是脚踩在雪里的吱吱声,还是雪球擦过空气砸在物体表面的闷声都让人忍不住勾起嘴角,心情也无端明媚起来。

所以说这种天最开心的还是雪女吧。

 

 

“晴明。”

博雅站在后门看着晴明闻声转过身来。先入眼的是眼角的一抹勾人的嫣色,白发和雪色辨不分明,落在肩头的像是在发光。或是在雪地里站久了,他的鼻尖被冻得有些红,这让博雅想到雪人脸上的胡萝卜。

真好看,好看到想去牵过他的手,吻他。

察觉到自己的想法,博雅一瞬间红了脸,在晴明走过来的同时移开视线欲盖弥彰地咳嗽一声。

“今日踏雪前来是有何时?”

博雅的视线从他的眼角落到被扇子压住的薄唇上。

“还不是为了躲织田家的小姐。”

“博雅也是到了娶妻的年纪了啊。”

“你又笑话我!”

“可这是事实呀。”晴明笑道。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博雅有些急切地握住晴明的手,“——怎么这样凉,先随我到屋里来。真是,知道自己体弱还放任自己,我看你和没降温前穿得一般多,小白是去偷懒了吗。”

晴明任由博雅拉着自己在案桌旁坐下,吩咐了式神拿来暖炉和一些茶点。

“你可想好了,美丽的小姐不可多得。”

“她没有你好看。” 博雅捻起一块方糕,像是说什么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晴明微愣又笑开,看着博雅的桃花眼里潋滟着不明的情愫。

博雅有些不好意思地扯开话题,向晴明讨要桃花妖前几天送来的好酒。

“你还没喝怎就知道是好酒?”

“你这儿有什么是不好的?”博雅支着手臂百无聊赖的看着庭院的反季节的春色,想着他们在哪一天就会看着看着这景色老去,最后在厌倦这个世界的时候死掉。他希望那个时候身边之人还是此时之人。

白皙的手掌递过来一半剥好的橘子,博雅伸手接过塞进嘴里,甜味融取悦了味蕾,对方微凉的指尖却挠的他心里痒痒的。

真好,这一切都是我的。

他想。

-END-

短篇甜点,食用愉快。

评论(12)
热度(141)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