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不得不说的人物

*代码掏空我的身体

*博晴,酒茨有;狗狐???

*创作来源于生活


安倍晴明,我们班的班主任,教数据结构的。喜欢隔三差五召集大家进行爱的教育,对班委尤甚。但他长得好看,我们也就忍了。有个人文院的疯狂迷妹红叶对其纠缠不清。

源博雅,教路由与交换,和晴明在学校旁边合租了间公寓。大学时期和晴明是舍友,好到睡到一张床的关系,虽然没有被证实。但每个星期五最后一堂课晴明都会来旁听。怎么,星期五的博雅比较帅吗?你们上着上着就深情对视,一眼万年,本宝宝不学了!

八百比丘尼,据说我们还没出生她就已经开始教书了,计院超神的人物。所以已经当奶奶的人了长得那么妖艳贱货干什么。对了,她教java,她教的班挂科率没超过半数是奇迹,70%算正常。你要是被她盯上了......你可以去问问大天狗,他挂的就是这门。但还好只是发挥失常,补考过了。但补考一共21人,就他过了。

萤草,计院叱咤风云般的人物。长得像隔壁经管的妹子,娇小可人易推倒,实际是我们班的扛把子。大一期末考试以java98的高分傲视群雄,从此一战成名。

我和大天狗、鬼使黑、判官一间宿舍。大天狗,半夜没事戴面具吓人的神经病。学霸缓解压力的方法,我们学渣承受不起啊。提到大天狗就不得不提起艺设院的妖狐了。他是大天狗的高中同学,和我们一个宿舍楼,经常跑上跑下来串门。阿姨刚查完房就溜到我们宿舍打游戏,玩的晚了就和大天狗挤着睡。我怀疑大天狗半夜戴面具就是他搞的鬼。

讲道理,我们学校帅哥还是挺多的,但因被前女友扇耳光次数最多而全校皆知的就他妖狐一个。虽说他肤白貌美,一双狐狸眼七分笑意,三分多情,还自带情话加成......但仗着颜值到处沾花惹草就是他的不对了。但他毕竟不是我们班的人,让我承认他是我们大计院一份子还是因为他在大三下学期搞了件大事情。谈崩多个女朋友后,这厮浪子回头,改邪归正,走纯情路线了,而他追的就是我们班的女神——萤老板。搞艺术的就是回路清奇,不是很懂他们的套路。

啊,你问我成了没有?笑话,我们大计院的妹子是辣么好追的吗。可怜妖狐特地让大天狗教他写代码表白。我们萤老板收到后二话不说,把三种改进程序的方案糊到他脸上。

故事到此为止,谢幕。啪啪啪啪。

 

鬼使黑?

弟控。

你想深♂入了解一下?

明明在混吃等死还非说自己是大智若愚的死弟控。

 

对了,大天狗和鬼使黑还跟大姐大姑获鸟搞了个社团叫王者の翼,天知道这种中二的奇葩社团是怎么通过审核的。你问我他们做什么交易?收集各种各样羽毛啊——瞧这触感,这光泽,一定是三足鸟的羽毛。我书读的少,你别骗我啊!

 

判官通常不呆在宿舍,他是学生会主席团的,事很多,一般和学生会长阎魔在院里的值班室值班。嘛,一个做事认真的性冷淡。

 

好啦,终于说道茨木小天使啦。

被酒吞瞪了一眼是我的错觉???

你知道的,大一下学期有java的课设。花了三个星期摸出来的程序,TM就是运行不起来!怎么办,明天就是Deadline了,我的舍友前几天都已经查过了啊......连鬼使黑都过了啊,有弟弟帮忙了不起啊!!!

Java代码不会写怎么办?隔壁宿舍找茨木。

小天使很快就回复我了,虽然已经快过十二点了。他叫我把程序发过去,就帮我改好了,还问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第二天从八百比丘尼奶奶的办公室走出来,山变青了,水变蓝了,小鸟会唱歌了,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盘算着什么时候请小天使搓一顿报答他的恩情。你说酒吞童子瞪了我一天?我什么都不知道哦。

话说,小天使金瞳白发,颜好个高。班里的妹子都挺喜欢他的。你说说看,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要,非得整天围着酒吞吾友吾友的叫唤,还说着什么请支配我的身体这种真基佬的都说不出口的话。小伙子你是在玩火啊。

 

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一个宿舍,住我们楼下。大一刚来的时候对一女生一见钟情。

那天她身着红裙,青丝飞扬,发尾微蜷就这样勾住了他的心。

以上来自酒吞的自述。

妈的,言情小说吧。可惜的是,我们红叶大小姐一门心思的扑在晴明身上。而这次连茨木小天使也和他对着干,说什么不应为女人消沉至此。酒吞表示大爷我失恋了你不安慰我还教训我?反正他们当时吵架的声音挺大的,最后怎么演变成两个男人站在阳台上借酒消愁,却道天凉好个秋的,不可描述。

经历了月色真美的那晚以后,酒吞和茨木的关系突然微妙了起来。茨木小天使到没什么变化,只是酒吞突然对小天使好了一点,小天使烦他的时候也不赶人了。大二暑假放假前一天晚上我收拾回家的东西,发现之前借的小天使的参考书没还,就下去还书。

接下来,真是——以目食之,其味甚辛。

反正就是,小天使又吾友吾友,下学期我会助你成为王者之类的话,然后酒吞就吻上去了,都见怪不怪了,个鬼哦,吻上去了啊!卧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酒吞。

“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也挺喜欢你的。”

“...啊???”

小天使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从脸红到脖子根啊。感情你“支配我身体吧”这种话大庭广众下都说得出来,其实是个纯情小处男,我裤子都脱了!

我轻轻的把书放在门口,正如我轻轻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同志们,你们听我说,楼下那对狗男男——

“哦。”大天狗咔擦咔擦吃着妖狐放在这的零食。

鬼使黑和他弟弟视屏不鸟我。

判官兢兢业业的在帮阎魔挑口红色号......

同志们,他们亲亲了啊!拿舌头狂甩对方嘴唇啊!

“纳尼!”

 

不想听基佬的故事,多讲点可爱的女孩子?

变态。

-END-

评论(41)
热度(408)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