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A

*最近真是爬墙爬的厉害......
*被1516集虐到了,林涛怎么可以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笑得那么开心,还调侃什么秦嫂,小天使都被那么虐得不要不要的了!



秦明在查他父亲二十年前跳楼的案子.

林涛打了个冷颤,回过神来,掐掉手机里传来的机械女音.
他早该发现的,在秦明迟到的工作日的早晨,在和大宝谈论大长腿还不还嘴的秦嫂的时候,或者,更早,秦明让他不用特地在下雨天陪他的时候.他以为平静简单的生活早已把一切都粉饰太平.
猛的一拳砸在方向盘,短促刺耳的鸣笛唤醒了一声犬吠.栖鸟惊腾,淋湿的羽毛却没允许它们飞得太高.

他把车开到秦明公寓前,没打伞就下了车.敲了门,没人应。他在窗台的杂物里摸索了一阵,钥匙还藏在原位,温度都没变过,磕到玻璃发出一声钝响.
有一回秦明出差,告诉他在窗台的缝隙里藏了钥匙,让他没事的时候【每天】过来喂养一下他捡到的一只流浪猫.棕毛花斑的小猫咪,外界的欺凌与饥饿没有击垮它,却死在了衣食无忧的温暖巢穴.死了也没个像样的名字.它被葬在小区的花坛里.当时是林涛挖的坑,秦明站在旁边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那腐烂的尸体恐怕早就被饿极了的疯狗刨出来吃了.

林涛开了门,居室里没有人,主人却忘了关灯.灯光微黄却带着冷意,在地面上投射出模糊的黑影.
他四下看了看,拿起电视旁的有些年代的黑色录像带,它被擦得太干净了,违和得一目了然.
林涛坐在沙发上按下了开始键.

他多多少少知道点秦明的家事.他们小时候做过一段时间的邻居,第一次见面还想把秦明鼻尖的那颗被当作灰尘的小痣抹掉.但他爸爸出事后就搬家了,再次见面已经是高中了.他们是隔壁班.
那个时候秦明就不怎么爱笑了,脸上的表情也从来不丰富.心事这种东西,嘴上不说,它就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高三住校的人不多,他和秦明分在一个宿舍.挑灯夜读还是通宵打游戏看鬼片都干过.秦明也就和林涛在一起的时候有点人气,会怼他,会在他失恋的时候拍他的肩,会和他说晚安.林涛也是那时知道秦明不是怕雨,而是雨天带来的那些侵蚀四肢百骸的苦涩回忆.他暗自决定要在每个阴湿的雨天给秦明撑一把伞.

男孩子,心高气盛的年纪,加上高三压力又大,被同龄人稍微撩拨一下就大大出手.为什么事情,他早就记不清了,他就记得秦明慢慢地从楼梯走上来,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一眼与他擦肩而过,走路带起的风刮起他的衣角,也刮在他心上.
他突然觉得自己要被秦明丢下了.
前一秒他还抓着不知是张三还是李四的领子,把人死命按在墙上。被秦明的一瞥激得松了手,下一秒,就被对方甩在地上.
请家长是必然的,但林涛承认错误的态度异常诚恳,给跟他打架的人道了歉,检讨洋洋洒洒两千字,认认真真没有涂改,学校就把这一页翻过去了.

“林涛,你还想跟我上一个大学吗?”
“想啊.”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可能会导致你就不能上大学了?”
“哪能啊,不都没事了,哈哈......”
“林涛,我很严肃的和你说这件事.你都这么大了,阿姨身体不好,你还总让她操心.”
“真的不会有下次了,我知道错了,秦明.”
“哼.”
“所以,秦明你能不能轻一点.”
“不行。”秦明把沾着消炎药的棉签狠狠按在林涛嘴角.

林涛发出一声短暂的轻笑,录像里的小秦明一本正经地说以后要当一名法医。警校里,秦明也是这样正经的告诉他以后要当一名法医.

“好呀,以后我审活的,你问死的.”

他能想象出秦明坐在茶几上看录像的样子,拘谨端正的坐着,每次他感到孤独的时候就会摆出的姿势.
林涛倚在门上,抽一根烟。火星在夜色下忽明忽暗。直到烟烧到手指带来刺痛,他才默默离去。

秦明又把他推出安全线外了。

他觉得不甘,和大宝谈论秦嫂的时候他也觉得不甘。他不甘,因为他以为两人都认为对方是特别的.他总觉得秦明只适合独行,如果真的有一个人在他身边的话,他希望那个人是——
手机铃声又响起了,他希望是秦明报平安的回电,然而屏幕上显示的却是宝宝。
哎。林涛疲惫地扬起头,胳膊搭在眼睛上,给备注为宝宝的人发去一封短信.

分手吧.

屏幕暗了下去,天地一片死寂,雨点噼里啪啦打在挡风玻璃上.他分身乏术,疲惫得想现在就死去,可是他不能.他必须选择一个最重要的人,然后快点到他的身边去.

林涛又拿过被他扔在副驾驶座的手机,编辑一条新的短信.

秦明,我在这儿.

收件人为A.
排在所有联系人之前的A.


===
大概是有后续的

评论(25)
热度(135)
  1. 晴光潋滟四木小生 转载了此文字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