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A 04

*大结局以后写什么都没感觉了……就是故事发展已经被固定的感觉???别管我
*上个星期应该写完这篇的【哭】
*坐动车回家站了一路脚大概是要废了

前文 01 02 03 

以上



只需要不到半分钟林涛就能到达犯罪现场,或许那也是他朝着迷雾重重的真相快速接近的半分钟。
冷风从目击者说话开始就没停息过,带着湿意的气流在薄外套上留下一排排滑腻的水渍。没有哪个词汇、哪个典故,可以恰如其分地表现出那种由恐惧引发的战栗,以及指向无名指物的不祥预感。*
单眼皮。
低着眉眼的样子温顺得像刚出生的小狗。
鼻子上有颗痣。
就在昨晚他还用鼻子亲昵地蹭过。
是他吗?
秦明的证件照还留有青涩,意气风发的模样预示他以后一定能走得很远。林涛自他上岗以来就一直偷偷存着了,却不料想今天却成了指认的罪证。
警局里的气氛比任何时候都要令人难捱。大宝还在谭局长面前奋力证明秦明的清白,那副破釜沉舟的样子——声嘶力竭,眼睛都熬红了,却还要强忍住让眼泪不要掉下来,像极了孤注一掷的英雄,决绝又可靠。
林涛吸吸发痒的鼻子,安抚性地摸了摸大宝的头。
我相信他,四个字说的掷地有声。
 
寻找真相并非易事,越找零碎的信息就越多,事实混在错综复杂的线索里看不真切。可时间不等人,拖得越久就越对秦明不利。
到头来接下逮捕令的人是他,后悔的也是他。
等林涛把手铐拷上纤细的手腕,他依旧觉得这是自己做的一个弥天大梦,醒来后秦明又会面无表情的说他是上帝派来考验他的傻逼。
是林涛自己的小心思,他不露痕迹的轻握了一下秦明的手。记忆里的秦明,手也是这般凉,或许此时还要更凉些。秦明不喜和别人打交道,但却会对林涛做些作弄的把戏。冬天的时候,林涛一不注意,脸上就搭上秦明冰块一样的手背。哇,林涛会故意叫得大声又顺势握住对方的手心,暖和吗?秦明站的位置面向阳光,太刺眼了,他别扭的把脸撇向一边,像个发光的小太阳。
在这种时候想起小时候的事,总归带有一点悲凉的意味。
秦明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又像在等待什么,低着眉眼的样子温顺得像刚出生的小狗,看得林涛心疼。一道闪电劈过,把他的脸照的更苍白、更消瘦。林涛一愣神,对方冰冷的双手就从手心滑了出去。
他们就这样,错肩而过。檐漏的雨水好像葬送者的眼泪,尽在嗒拉哒啦的滴。秦明微驼的背影在雨幕里发颤,悲伤的如同一座坟墓。
 
他怕雨,记得帮他擦干。
他的后脑勺有伤,动作小心点。
别带走他。
 
最后,林涛也没有说话。
 
今天的雨尤其的冷,当年的孩子也是这样迷失在这里吗?
 
艾略特说四月是残酷的。他说的对。
和秦明有关的一切总发生在雨天。空气中弥漫着发酸的花香,对面屋顶的霓虹晃得人眼睛发酸,四周的大厦都要倾塌下来似的压得人喘不过气。
汽车在无人的大路上疾驰,砌到一半的房屋、常青树和M记快餐店,整个疯狂的世界,破烂的应许之地变得越来越苍白、纤弱易碎,似乎要在一块无尽的虚空里分崩离析。雨刮器在挡风玻璃上拼命地来回摆动,偶尔对面有车驶过,昏黄的灯将玻璃上雨水滑落的痕迹投射在林涛脸上。
车停在郊区的加油站。加油站旁的商店里坐了个身形微胖的女人,她用疲惫不堪,浓妆艳饰的双眼凝视着第一排货架,无意识地眨动眼睫,以便驱散困意。她的家里会有熟睡的宝宝和看着球赛的男人等她回家。
林涛坐在车里,突然受不了这样的安静。
回家的路上,林涛按开了广播,短暂的卡顿后声音流畅起来。XX路段附近有树木被雷击倒,女主播贴心的让附近的居民雨天注意安全。乱成一团的脑子好一会儿才反映过来说的是秦明家附近山上的杨树。因为是百年老树才特地报道出来的啊。那棵树长得极疯,枝叶伸展开像翅膀的骨骼,躯干长得一个人都抱不过来,树身开裂,很多部位破损成化脓的创伤,流出颜色诡谲的汁水来。说起来高中的时候,社会实践他和秦明还去实地勘察过,记录树木的生长周期什么的。
秦明。秦明。秦明。
这个名字已经把心脏塞满了啊。

“不是所有追问都会有回应的,秦明。”
“嗯。但这件事我要查明白,必须查明白。”
“已经有线索了?”
“今天会去问。”
“秦明——”
“无论是法医还是刑警,我们都是根据事实判断的。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吧,我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你。所以就算你把自己搞得再狼狈,我也会在你身后。”

明明说了那样的话,没多久就出事了啊。
林涛暗自握紧拳头,自己说的话一定要好好遵守啊。既然放手让秦明去查,就得帮着收拾烂摊子啊。
“秦明你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05
 

评论
热度(34)
  1. 晴光潋滟四木小生 转载了此文字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