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A 05

*爆肝
前文 01 02 03 04


大雨来得气势汹汹,去的却了无声息。
时间大概该是早上八点钟,阳光耀眼,天蓝的吓人。空气里没有了臭气而且清新冷冽,吸进肺里会带来快感。日子又重新回到台历上春光明媚的那几页。

阳光下的秦明又回到精致冷峻的模样。即使他这样表情不是很丰富的人,也知道这个时候是要笑的,发自内心的。
送走大宝后,就剩了他们两个人。车里陷入了莫名的尴尬。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后,现在却不知从何说起了。
其实林涛想问秦明在监狱里过得怎样,会不会在清晨被墙外的虫鸣惊醒,准备的床单冷不冷。但林涛看见他越发明显的颧骨线条就心疼的说不出话来。也许就算他问了,秦明也只会说偶尔会有鸟来吃他放在窗台的米粒,唧唧叫着像在谄媚。
他可是那么骄傲的秦明啊。
“林涛——”
林涛没让秦明继续说下去。第一个吻蜻蜓点水落在嘴角。随后捧起秦明的脸,他们靠的很近,那些细小的绒毛在阳光下闪着光。鼻息纠缠在一起,有犯罪的意味。他曾觉得秦明的眼睛里藏了座花园,那里面有纵横的林荫道,晦暗的迷宫,而现在微张的瞳孔毫无抵抗地允许第一个或是唯一一个征服者走到花园的小径上。第二个吻同先前那下不同,这回更加黏糊。起初秦明还用手拦着,后来就随林涛去了,手臂也成了环抱的姿态。分离的时候,秦明的嘴唇甚至被咬破了一个小口。林涛伸舌头舔了下,鼻尖嗅着秦明身上特有的凛冽气味沿着脖颈往下,最后下巴搁在颈窝里。
林涛的手指停留在乌青的发根,摩挲着秦明后脑被砸的伤口。他的手指还可以到达这副身体的任何地方,但他只想停留在这里。

他想,这条路,和怀里的人一起走,就短的舍不得迈不开脚步。


“过几天,去看看伯父、伯母吧。”
“......好。”
“这次你别再站在床头吓我啦。”
秦明有些奇怪林涛的话,侧目过来。
“大学的时候,你不记得了?”


闹钟催促林涛丢下疯帽子,赶紧爬出爱丽丝的兔子洞,不管不顾柴郡猫在他身后叫唤。睁开眼睛会看见天花板,蓝色蚊帐,挂在床头的花裤衩,总之不是秦明的脸。
“.......秦明!!!”
秦明的唇抿得更紧,苍白的像一条线。
“爱丽丝什么的太蠢了,林涛。”秦明丢下一句话就踢踏着他的绿色小怪兽拖鞋洗漱去了。
“什么?”
“你在梦里已经爱丽丝,爱丽丝叫了很久了。还有如果你现在还不起床,我就一个人回去了。”
林涛因梦话被听见而红了脸,掩饰般的匆忙拾掇起来。为了方便,林涛其实是在秦明的宿舍借宿了一宿。秦明的舍友昨天就走了。一向严格的警校,难得放了清明节的假期,也是够他们狂欢一阵了。但林涛是陪秦明回去扫墓的。

先回的是秦明的老宅。林涛对这里还是有点印象的毕竟他也从小生活在这里,当时也是和秦明一起折断蝴蝶翅膀的主犯与从犯关系。
推开大门,被风带起的的尘埃让两人直咳嗽。门后青苔累累,壁上石灰墙皮剥落,角落里蛛网絮结,物什都落灰蒙尘。乡愁的巧妙陷阱成功撩拨了埋藏于心底的记忆。
没有在老宅过多停留,秦明做的也只是把书桌上的一张全家福擦干净。接着他们坐车去了陵园。清明节的缘故,人还是挺多的。不时传来不谙世事的小孩子的玩闹声,和大人小声的呵斥。林涛站在远处看秦明把明亮的雏菊放在墓碑上,又开口说了什么。
蹲下来的秦明小小一只,让人很想保护他。他总是这样,乍一看全身都是刺,柔弱却常在不经意间表露出来。

回程的车上,林涛坚持不住睡着了。秦明看了他半晌,终于还是把他那颗即将撞上车窗的头扶到自己肩上。那时候,林涛的头发还要更长些,有些自来卷。秦明试探性的摸了摸,无意识的露出一点笑容。
秦明没和林涛说过谢谢,就像他没告诉林涛早上他不是被“爱丽丝”吵醒,而是他做了个梦,梦到从楼上跳下来的是林涛。

“对了,秦明,你能这么快沉冤昭雪,大宝功不可没。她不是最喜欢吃了,晚上叫她一起出来吃呗,也顺便为你接风洗尘……”林涛的声音小了下去。

秦明靠着椅背睡着了,阳光把他的头发照成金黄色。

那是最好的时刻。

评论(1)
热度(63)
  1. 晴光潋滟四木小生 转载了此文字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