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算是 我们班不得不说的人物 后篇吧

*创作来自生活

*知道圣诞节要补课的我,满满的恶意呢

以上


冬晨灰沉沉的,天空显得低悬而柔软。空气充斥着这个月份习见的凛冽味道,以及第一场夜雪的气息。

一下课,我们就哆嗦着冲向食堂。妖狐朝我们招招手。他今天没课,先来帮我们占位置。

“嘿,听说了吗,我们学校的一哥?”

“谁?”大天狗摘下他骚包得要命的羊毛格子围巾。

妖狐贼兮兮地打开手机,翻开朋友圈。

“真男人不穿外套。”

“一个敢怼天的男人。”

照片里的主人公穿着短袖短裤,扛着自带的折叠桌椅,以大雪为背景,踽踽独行的气势,实力演绎“如果你知道去哪,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卧草,厉害了。”后到的鬼使黑惊叹着坐下来。

“是吧。”妖狐挑眉,“对了,你们下午没课吧,约屁股啊。”

“哎——”我长叹一声。

鬼使黑生无可恋地戳着盘里的鸡肉,“晴明要开班会。”

 

大二并没有因课少而闲下来。大家都不再是昨天傻白甜的小学弟、小学妹,或多或少开始考虑以后的事情。无论是兼职,创业还是为入党做准备。晴明看我们人心涣散,又加上这学期从别院转来两个同学——一目连和般若,就决定开个班会,熟络熟络感情。

我托腮看着讲台前长着好皮相的两人,不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才想不开来大计院。还有,女生们不要窃窃私语了,长得漂亮的男孩子是不会喜欢女生的。

 

总之,那天神龙不见摆尾的班长荒川居然在班会上露面了。他近期都忙着创业,见到人的第一句话都是“要不要跟我一起干。”请你说清楚点,不然我会误会什么的。

点前天毛概课点名,我一脸懵逼地看着大天狗在点到他自己的名字喊了声“到”后接着在报到荒川的名字时,举起左手;报到鬼使黑的名字,举起右手,头都不抬一下的。

狗子你变了。

他一巴掌招呼在我后脑勺上,带劲。

我是不知道大天狗和荒川私下里做了什么交易。我一直以为他和我统一战线的!你忘了每天早晨被荒川支配的恐惧了吗。事情要从上上个星期的文明宿舍评选说起,而刚巧我是生活委员。荒川每天早上六点半问我醒了没,还过来敲门,并且非敲到你开门为止才说话。他站在门外笑得像爱丽丝的柴郡猫,有时候甚至还会给你带份爱心早饭,叫你一下子没了脾气。

妈的,老子什么都不爱除了睡觉!

晴明请了一位的大三学长来给我们传道受业解惑。我虽然用班会的时间打了三次石距,但心里还是有点触动的,四年转瞬即逝,比起梦想,就业、薪水才是最现实的东西。

结束后,我和学渣鬼使黑心照不宣的走到一起。

“感觉要好好学习了。”

“还好我有弟弟以后可以养我。”

对不起同学,我们不能做朋友。

 

 

上个学期说过要请茨木小天使吃饭,就是今天。毕竟这学期的数据结构大概也要麻烦他。

小天使依旧三句话不离酒吞,餐厅里的灯光把他的眼睛映得亮晶晶的。他把手机放在桌边,每次屏幕亮起来的时候,他都乐呵呵地拿起来慢慢回复,喜上眉梢大概说的就是他这个样子。

 

我和舍友曾深入探讨过酒吞和茨木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酒吞不是总怼他吗?茨木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假如人处于一种不能克服的痛苦中,就会爱上这种痛苦,把它看成幸福。”

“因为他傻的可爱。”

“那酒吞呢?当初他可是个比电线杆还直的直男。”

“别逗了,你还信'我不喜欢男人,只喜欢你'这种话吗?真正的直男哪那么容易弯。”

“所以你认为酒吞的基佬之魂是遇到茨木后被唤醒了。”

“Exactly.”

“笨蛋和笨蛋简直天生一对。”

“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可以用来拍电影了。”

“哦,那一定是个烂片。”

……

酒吞开完例会过来接茨木。他们并肩走着,茨木开心的在一旁blablabla,酒吞依旧面无表情,但却会伸手揉乱那一头白发。

即使前路未知,也无所畏惧。

这就是爱情啊。

 

计院有三宝:搞基,闷骚,死得早。

没多久,大天狗也爆出和妖狐在一起了的消息。

真是太好了,你们一个个都脱单了,只有我在散发着单身汪的清香。

我摘下耳机,摸着阵痛的胸口问邻坐的鬼使黑,“你说我不偷不抢不抽烟不喝酒不玩游戏的21世纪良好公民,为什么就没有女朋友呢?”

鬼使黑敲了敲罐头,“吃藕。”

或许对鬼使黑的话还是有些在意,我走到镜子前,面前的与其说是一张脸不如说是困窘的写照。呆滞的眼睛,下垂的嘴角无意显露出一种悲观的意味。完全是缺乏爱情滋润的样子。所以说这完全是个死循环啊。

楼下的茨木喊着挚友,隔壁的妖琴师在弹琴,对面是疯叫的女生。楼上的脚步声;还有打牌声。不知是谁看着韩剧哭的死去活来。

人类的悲欢不相通,我只觉的他们吵闹。*

微笑。

 

 

现在想想星期四因为人大代表选举放半天假而高兴的我实在太天真了。本以为自己终于有行使选举权的一天,现实是英语老师决定在圣诞节晚上补课。

超市和奶茶店泻出来的暖光,赶走寂寞与黑暗。大而笨重的圣诞饰品挂在门上、玻璃上,有驯鹿也有圣诞铃铛。不过,请当心,等你回到孤零零的宿舍,你将发现这些虚情假意不比手里的老坛酸菜面更温暖。大天狗正在热恋期,肯定会和妖狐出去践行下雪天和喜欢的人出去可以走到白头。而鬼使黑会去找鬼使白以展现兄贵浓浓的爱意。判官也许会在宿舍,但阎魔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撩汉的好机会。

所以开门的我被白炽灯闪得晃了眼。

大天狗和妖狐正在分食一碗火鸡面。而判官在水池清洗锅碗,看见站在门口的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都快两年的舍友还这么客气。锅是怎么来的?获得文明宿舍奖励的100元,我们在淘宝上买了个锅,价格便宜得难以置信的那种。我前脚进门,后脚鬼使黑和鬼使白就买了食材回来。

寝室里很温暖,像是隔绝了全世界的风雪。

一行人围着火锅。与其说是火锅,不如说是乱炖。菜色既不窝心也不可口,配着老干妈,别有一番风味。

 

深夜四人躺在各自的床上,或聊天,或看片。

“肚子饿了,谁去校门口买个烤玉米回来?”

“你是猪吗。”

“睡着了就不饿了。”

“……”

 

那时候我们一无所有,也没有什么妨碍我们享受青春。


-END-

*鲁迅写的一段话,被我当做梗来用了。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上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哦!<3


评论(2)
热度(62)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