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今日气温38.6℃

*文不对题系列???

*趁着年味还在赶紧码

*想要在旅途中写文简直异想天开

*不甜不要钱


今日气温38.6℃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秦明来林涛家吃年夜饭便是约定俗尘的事情了。七窍玲珑心的林母看得出些端倪,但不曾说破。林父面相和蔼,因喝了几杯酒而脸颊微红,总会拍着秦明的肩,不忘说儿子的一堆坏习惯,要林涛好好和人家学学。

今天知道秦明要出差,他们提前了开席时间,结束得也早些。在央视一年又一年两位主持人的相声中,林母端上今晚最后一样菜。安豆盛在白瓷盘中,卖相极好,是给警察这高危职业在新年讨个平安的彩头。吃了这道安安稳稳菜,林涛拎着秦明的行李箱,笑嘻嘻地给三姑七婶告别,关门前还不忘跟教育小侄子长大后千万别当警察的林父顶上几句为人民服务云云。

 

等秦明醒来的时候已在离地几千米的上空。机舱里的小电视正放着一部港片。似乎所有的港片总由那么几位扮演着警察不知疲倦地追赶一群脸熟的不法分子。飞机自身的轰鸣声隐约夹带的炮竹声将他的的目光吸引到窗前。俯瞰下去,从饭点就开始不停歇的炮竹在此处陨灭,又在别处闪烁,乐此不疲地装点在城市上空。

可惜这除夕夜的喜闹是与秦明无缘了。

 

下了飞机,秦明先接到的不是林涛的电话,而是大宝的。小姑娘一边打电话,一边吃着零食,嘴里含糊不清地问了声平安,更重要的是提醒秦科长带些特产,说是觊觎哈尔滨红肠很久了。如果林队不介意,再带个俄罗斯妹子回来也是可以的。

秦明笑着应着,在她“我就不发祝福短信了,就祝你新年大吉吧”的叫喊声中挂了电话。

00:02

秦明划拉了几下屏幕,林涛在零点的时候发来了条微信,那时候他和李大宝的通话还没有结束。内容是不知从哪本书上抄来的情诗,肉麻得好笑,附上了一张以自己为原型制作的表情包。

秦明顺手发了个微笑过去电话就打来了。他拎着行李边走边听林涛絮叨三四遍有没有穿上羽绒服,最后让秦明听厌了给挂了。

放好手机,秦明紧了紧围巾出了机场。那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第一次接触北方的空气。北方的空气不如南方的湿,寒意有如细针刺穿层层衣物,扼住喉咙般催他干咳。

所幸车子早在外等他了。

 

来之前,秦明就收到了不少资料,但只有实际接触到尸体,才能听到死者的叙述。解剖床上的死者大大小小被刺了七处。有一两处很轻,不过划破了点皮,但有三刀足以致命。这种事只有怀着血海深仇的人才干得出来,可谁又要对这贫穷的老实人动手呢?这也是困扰警局的瓶颈。

本来是不用秦明从大老远的地方赶过来的。这里虽说没有正式的法医,从临市调一位完全没有问题,可惜碰上春节,人就不太好找了。而这里的副局长和谭局有些交情,后面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03:48

林涛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小区里的鞭炮也放了两三轮,逐渐消停了下来。房间里很静,静得不容易睡着。林涛睁着眼睛蹬着天花板,把这归结于下午的一杯咖啡。不是手工现磨的那种,秦明没时间,而他自己也不会。是收壁橱时藏在角落快过期的两支雀巢咖啡。

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等听见秦明有些沙哑的声音才惊觉自己这通电话的不合时宜。

抱歉啊,宝宝,你睡吧,我挂了。

不用。秦明清了清嗓子。

啊?

我还在警局。秦明开了免提,把手机搁在一旁。你睡不着?

被鞭炮吵的……案子怎么样了?

秦明放下手中的刀具,和林涛讨论起来。

有一个伤口的位置很奇怪,比较像左手刺的,表明凶手可能是左撇子;但另外一些刀口恰恰表明是右手刺的。

……你的意思是凶手其实有两个或者多个?

很有可能。而且我看了死者生前的资料发现他曾保释过一个拐卖儿童的疑犯。

你怀疑死者可能也做过拐卖儿童的事。

没错,这样就能解释凶手的犯罪动机。

……

这种默契感秦明很熟悉,即使隔着两千多公里。就像他们之前解决的上百件案件一样,真相也在相互推测证实中慢慢浮出水面。

而且由——

秦明突然噤声,房间里只剩下了平稳的呼吸声。

林涛睡着了。

就像尸体在呼吸一样。秦明失笑般摇摇头,不否认那平稳的呼吸声让他安心。

他无端地想起两年前的除夕。他休假,林涛也轮休。半夜12点的时候,林母喊坐在客厅看春晚的林涛去放鞭炮。那时候还没有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秦明也跟着下楼了。

上楼的时候,楼道蹿进来的风吹得秦明微微发颤,他站在门口的楼灯下等,头发亮成金色,像要生出翅膀。

林涛当时就知道完蛋了。

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把愣住的秦明按在虚掩的门上堵住了他的唇。

声控灯黑了下来。

林涛的鼻息喷在秦明脸上,半条手臂撑在他耳边。

秦明,我想亲你。

你已经亲了!

秦明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却没说话,只抓紧了林涛的衣角。

林涛欢喜地又他太阳穴上亲了一下。

“妈,风太大把门关上了,进不去了!”


鞭炮声掩盖了的翻云覆雨,想起来还是叫秦明脸红。

他打开窗,呼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警局锁定了两个嫌疑人并立马实施抓捕。

一位犯人是在火车站抓获的。紧攥着回家的票,和周围脚步匆匆的旅客没有什么两样。另一名被抓时秦明在场。他在租的破屋子里吃着方便面看着小电视里的春晚回放。家门口停一辆面包车。挡风玻璃上溅满鸟屎,烟灰缸里的烟灰已经长时间没到了,栽满了邹巴巴的黄烟头。座位下满是酒瓶和空烟盒。凶器就扔在后备箱里,血迹都没擦。

凶手坐在审讯室里交代了实情。死者生前曾是一名人贩子,但十年前或许是良心过不去洗手不干了,选择老老实实地在工地干活。而两名凶手则是曾被他抱走孩子的受害者。他们在寻找丢失孩子的途中相识,寻找了死者十年,找到后共同谋划杀害了死者。

讲述者的眼里没有波澜,他们一生的情感都留在了十年前的某一天。

旁听的实习小姑娘偷偷抹了眼泪。

受害者成为加害者,令人唏嘘。

 

案子结了,留在风雪中的只剩下沉默。

 

秦明回去的时候,在宾馆附近的超市买了包烟回去站在窗前抽。极少人知道他抽烟,在旁人眼中似乎抽烟并不符合秦明的人设。林涛也不过撞见一次,并乐得只有自己独享这个秘密,即使秦明没有刻意隐瞒。烟没烧到一半就被撵熄在烟灰缸中。秦明确是不可多得的法医,他足够聪明冷静自持,从案件中抽身也快,可这不代表他冷血,他不过有更加头疼的事情。

秦明此次北国之行,为案件的解决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副局长请他吃饭也是推脱不掉的。

他向来不擅长应付这类酒席或说他不擅长与人交道。从大学开始,他认识的人多半就是林涛的朋友。

酒过三巡,副局长终于按耐不住地挑明意图。秦明的水准他看在眼里,暗道谭永明真是捡到了宝。他旁敲侧击地询问秦明是否有跳槽的意向,当然待遇会比他现在的高出很多。

或许有人会觉得北国的凌冽正适合秦明的冷漠,实则越冰冷越要吻火。何况还有人等他回家。这儿不是他待的地方,他的故事不在这个地方。

显然老狐狸没料到以秦明的性子会没留余地地一口回绝,虽然秦明以不适应气候为由给了他台阶下,但局面依旧冷了下来。

 

果真下面几天对秦明的待遇怠慢下来,但这正顺了秦明的心意。

过年的缘故,回程票不是那么容易买到,所以不得不在这里逗留几天。明天就要回程了,电话里林涛劝秦明四处转转,毕竟一辈子可能就这一次来北方,当然拍几张照片给他就更好了。

秦明虽不同意,但林涛也有意外收获。他手下刚来的手下私戳了他。小警察家乡在哈尔滨,恰巧在路上看见了外出的秦明,偷拍了张秦科长站在圣索菲亚教堂前仰望的照片。

看见照片里的秦明好好穿着他硬塞给他的军绿色羽绒服宽了心,大手挥手给小警察发了个大红包。

不知情的秦明打了个喷嚏,加快了脚步。大宝念叨的红肠还没有买。

 

说出来矫情,但林涛就是放心不下他的大宝贝。

大宝吃着58一斤的小龙虾嘲笑他,说秦明又不会真给他带个外国媳妇回来。

我才不担心这呢,哥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还比不上别人。我是怕他冻着,饿着。

得嘞,林妈妈。大宝翻个白眼,拒绝林涛的精神污染。

 

林涛算着日子,掐着点敲开秦明的门。

秦明刚洗完澡,裹着浴衣,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粉红色的膝盖激得林涛心中一阵涟漪。不知北方的暖气是否比现在屋内的空调的温度还来得高呢?

林涛咽咽口水,关门落锁。

 

秦明,听说你把特产都分给同事了,那么我的份呢

 

-END-


评论(16)
热度(125)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