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贪得

*可以拔掉我的flag了,小目标达成!

*儿童节快乐,谁还不是宝宝咋地


早些时候下了小雨,没到辰时就停了。这会儿风细柳斜十里香,春水潋滟一城花的,江南也正式迈入和暖的四月。

林子里传来马蹄声,来人正是锦毛鼠白玉堂。他驭一匹良驹,扬鞭踏草而来,露水沾不湿翩飞的月白衣袂,只掠起一片凉意。

 

一下马进了城,市井人气就一股脑儿的从四面八方撞过来。白玉堂牵着马,脚步轻快,不停留,目的地明确。

将缰绳递给店小二。安顿好马匹后,他拎一坛竹叶青轻车熟路上了望月酒楼,要了一雅间。

 

雅间的位置极佳,他懒懒地往窗框上一靠,无论是东头卖糖葫芦的小铺还是西尾的算命摊子,大街上的景象就都尽收眼底。

 

不暇,白玉堂放下刚拿到嘴边的芙蓉糕。

 

猫儿。他唤。

 

话音刚落恰逢风起,吹得满街都飘起柳絮来。

 

一蓝衣青俊倏然抬头,与他四目相对。

 

 

展昭的眉眼间总带着一种奇异的光彩,看了就叫白玉堂不可名状的欢喜,心甘情愿去那酒半仙的窖里偷一坛竹叶青的欢喜。

 

刚落坐,白玉堂就献宝似的将酒推到展昭面前。他无奈一笑,闻也知道这酒绝是佳酿,只怕那避世的小老儿躲过了闲人,也逃不过这个狡猾的小贼。

 

酒过三巡,白玉堂问起困住了包大人半个月的大案,展昭也详尽地说给他听。

“也就这样,包大人才放了你几天假。”话里有几分赌气的意思。

展昭自知理亏也不说话,径自干了一杯酒。

 

好酒不易醉,不知觉的就坐了一个下午。屋檐又开始湿湿嗒嗒落下雨滴,烟雨楼阁,墨色江南,着实风雅。

现在展昭是不知道白玉堂对半个月前的大案有多少兴趣,但可以肯定他为了等来这场绊住自己归程的雨的蓄谋已久。

 

但盼风雨来,但留你在此。

 

“就算不下雨,我也不会就如此放你提前回去。”白玉堂似是看出展昭心中所想。

 

 

“所以这就是你要做的事?”

 

直到白玉堂拉着他走出酒楼,展昭才发现白玉堂还带了一把油纸伞来。两人并肩走在伞下,沿着青石板路,寻了一处客栈住下。

刚换洗完,白玉堂就推门进了他的房间。没等他反应过来,已被对方揽着腰倒在床铺里,未干透的头发铺在身下,像不合时令开放的墨菊。

 

他确喜欢展昭着红衣的样子,官袍垂至脚踝,祥云边一滚,随着脚步翩飞,老远就能看到。

可只有这个蓝衫青俊才能是他的。

 

白玉堂嘴角一勾,没有否认,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轻抬手指就灭了桌上的烛火。但他知道他的猫儿夜视能力也极好,索性将扯下来的月白腰带蒙在了展昭的眼睛上。

别闹了,玉堂——

没理会身下人的嗔怪,白玉堂捉住他想把腰带拂去的手,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后按在了耳侧。

展昭本就对这肉体相亲之事不太在行,现在被蒙了双眼,只听见衣料的摩擦声在黑暗中更加脸红心跳。白玉堂凑近他的肩窝深嗅了一口,干净的草木清香就再忘不掉了。呼吸喷在裸露皮肤的麻痒惹起身下人的战栗,引逗出一声低笑。

 

他们走到现今这一步是缘分。

 

初次相遇那日,虽说“偷”了银子后,两人就各奔前程。谁料到兜兜转转几天就又碰了面,这就没有不结识的道理了。

当晚,两人乘了一叶小舟,伴着夜风与蛙声,任水流把他们带去何地。

想来白玉堂也独为一人,失过扬州名伶的约。

“寻香楼的画屏姑娘,只有夏至这一晚现身一唱,展兄不知如何赔我?”

“白兄若真有意,展某定不会拦了你的风流债。”

白玉堂大笑,抬手就喝了半壶酒,惬意地将手叠在脑后躺下。

“一年总有一个夏至,但错过了展兄这样的少年英雄可就再寻不到了。”

少年人真性情,夸起人来直率得可爱。接不住话的展昭愣愣地看着他,耳尖有些不自然的微红,直到今天白玉堂也没有忘记漫天流萤落在对方的一双明眸里是怎样的光景。

白玉堂在陷空岛五义中年龄最小,他的大哥们也乐得带小锦毛鼠到处转悠。他就随便讲些他去过的地方,半真半假的,倒真把南侠说得向往起来。

 

这也是缘分。

 

白玉堂倾身吻他,像品尝一块最好的芙蓉酥。他还想在嘈杂的酒楼吻他,在流萤漫天的湖畔吻他,在开封府的梨树下吻他,白色花瓣淹没他们都不管不顾。

 

缓缓剥开身下人的外衣、里衣,最后双手得所愿地游走在这副躯体之上。这副躯体不能说是好看,甚至还遍布了伤痕,可就是吸引白玉堂这同样伤痕累累之人。

 

“我弄疼你了吗?”

展昭收紧抱着他的手臂,摇了摇头。

白玉堂于是便坏心眼地在他耳畔低语,“就这么心悦于我吗?”

展昭迷失在情事里,也不知他说了什么。但想也知道是些让人害臊的话,只把脸瞥到一边。

但白玉堂总不让他好过,白玉堂总知道如何不让他好过。所以,他只能一口咬在白玉堂肩上,像是能保住最后的尊严似的。

刹那,展昭呜咽了一声,震颤过后,耳边就只剩下屋外不眠的雨声了。

 

若是当年说出一起云游四方的话,展昭是否就会跟他走呢。白玉堂在到达顶峰时迷糊地想。

 

蒙眼的腰带早在情动中不知去处,看着曾经承载星光的眸子此时在自己的顶弄下泛着泪光,连眼角都洇出好看的红来。

 

白玉堂心道自己不能再如此贪得了——

有好酒时,会有一人相伴,便是天大的幸事了。


评论(6)
热度(54)

© 四木小生 / Powered by LOFTER